等量的幸福權|2020|國中短篇小說|優選

作者 游牧心

第一章 意外 

「唉~」阮月華嘆了口氣,不知道弟弟已經哭了多久。 

約莫七、八年前,月華一家居住在胡志明市內的大豪宅,父親白手起家努力的在社會上 奮鬥,才成功的創立了公司,並在業界佔有一席之地。 

月華五歲時,家中氣氛盡是一片祥和,直到爸爸再納了側室;在越南,政府默許了一夫 多妻,好像凡事有錢就能解決,養得起的話就任隨娶嫁。月華雖然並不討厭這個阿姨,但爸 爸不在時,家中總多了許多紛爭。 

某日,父親出門會客,不久他就駕車抵達了會議地點,但就在開門那一剎那,一輛馳騁 而來的卡車彷彿成了無限這個符號,撞進了父親的生命,說好的兩個小時成了永遠,再也無 法回到家;從此月華和七個兄弟姐妹們沒了父親,剩下兩個有心仇的母親。不久,全家就因 為沒有繳納水電費和房租被趕到了貧民窟,靠僅存的一點錢,自己蓋了一間鐵皮屋,一家九 口就擠在這間已算是貧民窟中的“豪宅”裡。 

想到這裡,月華突然回過神,提醒自己不要陷在過去。 「嗚~嗚~」弟弟又哭了。 

這些年來,三天沒一口飯是常有的事,就算出門打工掙飯錢,多數半路上就遭人搶了, 

因此任憑他們再努力再勤奮,只要治安不好就能打挎月華一家,不過她一直記得爸爸告訴過 

她的一句話,「1 分的努力,過了 365 天還是一,但只要多了一點點的努力,哪怕只是 0.01 , 

一年下來就能擁有很大的收穫,不過相反地,偷懶了一點點,少了 0.01,乘上 365 天就只會 越來越少。」她只有一個夢想,就是讓家人過好日子。 

第二章 陌生的愛 

這一個禮拜,雨不停的下著,雖然隔著一層鐵皮,但屋內依然下起了小雨,鐵皮不但擋 不了雨,還多了個令人心煩的滴答聲,令全家整夜不得安寧。 

一個霧茫茫的早晨,月華日復一日的和朋友一塊出門打工,不過今天的陳雪喬反常的沉 默,下班後,月華問起了這件事。 

「妳今天…怎麼了?」
「我…」她話還沒說出口,斗大的淚珠就先滴了下來。
「怎麼了?」月華緊張的問。
「你…你爸爸又喝酒打你嗎?」她又問。 「我明天就要走了!我們…我們…再也見不到了…」雪喬摀著臉,晶瑩的眼淚從指縫間滑落。 「蛤?你…你要去哪裡?」月華聽她這麼說,心裡越發慌亂。 「我要嫁去台灣了…」雪喬哭泣著。
「怎麼…怎麼…那麼突然?」月華有些愣住。 「就我爸…我爸他缺錢啊,所以…所以我媽就…就叫我嫁去台灣…」 「那你說就你不要啊!」月華遞了張衛生紙給雪喬。 「我媽她就自己定好了嘛…」她的語氣中似乎帶了一點憤怒。
「那…那…他人好嗎?」
「我根本沒看過他…而且我還不會講國語…」她瞬間眼淚潰堤。 

月華這下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她只是呆滯在原地,不知所措,甚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隔天,月華真的沒遇見雪喬,聽說她乘著最早的班機走了。月華心中也泛起了一波波的 感嘆;她不懂為甚麼,她們生在越南;她不懂為甚麼,她們的自主權會被剝奪;她更不懂為 甚麼,她們要嫁給自己不愛的人。 

雨依然沒停,這讓月華感到更加的煩躁,而母親卻拿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桶盆,試圖和雨 水抗衡,月華雖看見了但她知道自己無能為力,只能任憑世界欺侮。望向母親佝僂的身影, 她不禁悲從中來,然而母親的嘆息卻又如刀劍一般,猛力的刺向她內心深處,淚混著雨水滴 落下來。 

第三章 決心 

三週就這麼和烏雲一起走了,這一個久違晴朗的早晨,一架私人飛機入境了。女人一身 時髦裝扮搭配著鑲滿珠寶的名牌包,踩著魅惑的高跟鞋走下階梯,而在其後是一名穿著脫俗、 膚色白皙的男子,清秀的五官中帶著一抹俊俏。他們含情脈脈的對望著,兩人相視而笑;他 們乘著奢華的跑車開進了胡志民市,但卻不是像著市區,保時捷反而朝著貧民窟風馳電掣而 來。 

「吱—」一道尖銳的煞車聲劃破長空。 洗著衣服的月華頭一轉,望見了那女人,好…好熟悉!那嬌小的身子硬是被名牌衣物托 

住,不仔細端詳,倒還真以為是個散發成熟風範的女人。 月華注視著,卻沒注意到他們也盯著自己,三人遠遠對望著;那女子率先打破沉默,她 

驚叫了一聲,脫下高跟鞋奔過來。 「月華~」那女子喊著。月華面對著陽光,瞇起眼嘗試去辨認她。 「啊!」她知道了!「雪喬!」月華驚呼。
「你回來了?」 

「我…我們回…回來辦…辦婚禮。」她一邊喘著氣一邊說。 

兩人一見面就有聊不完的話題,而雪喬也告訴月華她到台灣去的種種事情以及與未婚夫 的相處情形。 

「我原本以為我會被當成傭人ㄟ~」雪喬的神采不自覺流露出像小孩子般的天真和清純。 「看來嫁去台灣好像…也沒什麼不好嘛~」月華和雪喬道別後獨自漫步返家,她輕鬆地哼著 小調。暗自下定決心自己也要嫁去台灣。 

第四章 機場的碰撞 

「嗯,拿去,你的機票。」仲介對月華說。 「喔。」她接過機票。上面寫著的地點並非台灣。
「嗯?我們不是要去台灣嗎?」 「喔,沒有啦~這是因為四個人都去台灣太貴了,所以他挑人的時候,選近一點的地方必較 便宜啦!」仲介和月華用母語交談著。 

「喔、喔,好。」
仲介看了看手錶,揮手示意她們起身準備登機。
「時間差不多了,快走吧!」他催促著。 「鈴—鈴—鈴—」仲介的手機響了。他走到一旁接電話。 「啊!」一名穿著奇特的黑人撞到了月華,手提袋中的東西散落一地。他說了一句月華聽不 懂的話,並把東西撿起,急急忙忙轉身就要走,看起來在趕飛機。這時月華見自己腳邊還有 個東西他沒有拿,連忙彎腰撿取,殊不知起身後,黑人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月華看了看盒子,打開了它,發現裡面有道公式。 

“ x+y=z , x+y-y=z-y , x=z-y 

「這不是等量公理嗎?寫這坐甚麼?」她疑惑的看著紙條。 「喂!妳!對就是妳!他說他指定就是妳。」仲介邊聽電話邊說。 月華訝異地抬起頭,將目光從盒子轉向仲介。 「他說你要直接搭飛機去台灣。」他接著說。 「那…那其他人呢?」月華不可置信。 「嗯,這我原本的機票,到台灣的。」 「我…我直接這樣去嗎?」 「唉呀,妳不用擔心這麼多,快去就是了!」 

第五章 等量公理空間 

就這樣,月華嫁去了台灣,但時間並沒有加溫他們的感情。這名台灣男子, 是一位大老闆,他將兩人的婚禮辦得盛大隆重,並邀請月華全家大小來台旅遊,甚至還召開 了記者會,當時的月華對中文完全不了解,至於他說了甚麼?月華是完全是一頭霧水。當時, 他對外聲稱他們是在大學中認識並交往,現在因相愛而結婚;也強調他們並不是由仲介介紹 的。 

雖然起初他月華對是如此的好,但在家人回國後,他卻開始對月華不理不睬;媽媽時常 打電話來詢問他的生活狀況,面對母親的關懷,她卻只能含淚回答:「幸福,我很幸福,他對 我很好!」 

這些只因為他會每月寄錢到越南,讓家人過好生活。 

月華在台灣和丈夫的全家居住在一塊,有天,她在替婆婆打掃房間時,看見了一條項鏈, 那形狀…她看來好熟悉。突然,一股衝動促使她上前拿走了鏈子,回到房間,她想起來了! 是那個盒子上的圖案!月華翻箱倒櫃地尋找著小盒子,她感覺有股力量吸引著她。 

終於,他找到了!月華把紙條拿出來,思考這兩者之間的關聯。 這時,她念出了算式,剎那之間,月華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滿是各樣的算式。 

「主人,您好!」一個聲音突然冒出。 「誰?是誰?」月華叫著。 「我是此空間的管理員。」他又說道。
「這裡是哪裡?」她問。 「這裡是數學世界,而您擁有的物品只能開啟等量公理空間。」 

第六章 x,y,z 

「這…這…要做什麼?」月華開始有點害怕。 「每一個主人都能使用此空間兩次,而你是第二個主人。」管理員回答。 「已經有三艾索時間沒人來了!」他再接著說。
「三艾索?」月華聽不懂。 「喔!真不好意思!艾索是我們數學世界所使用的單位,若換算人類的時間是 3699 年,那時 是西元前 1680 年。」他詳細地說著。 

「這…要怎麼用?」 「我們能直接解讀出來您心中最大或最需要被解答的疑問,並利用等量公理為您解惑。」 「真的嗎?」
「是呀!你要試試嗎?」
「喔!好呀!」月華好奇地說。 「尊夫+婚姻=掩蓋,尊夫+婚姻-婚姻=掩蓋-婚姻,尊夫=掩蓋-婚姻,而掩蓋-婚姻 =⋯」他說到一半。
「是什麼?」月華心急了起來。
「他是…同性戀!」
「什麼?!」月華傻住了。 「不好意思!因為是私人問題,因此需要調閱資料來解讀,耽誤了一會兒。」 

「原來…原來他…」樂華無法聽進其他任何話語。 「主任,請問您需要更清楚的解釋嗎?」管理員說。
「嗯,請你告訴我。」 「好的,首先,尊夫結婚是為了掩蓋方式,再來當尊夫沒有婚姻後就少了東西掩蓋,接著他 就等於那被掩蓋的事,那就是他的身分為同性戀,他為了避免引人側目才與您結婚。」 月華懂了,這下一切都說得通了! 

突然,她打破了沉默。「我想再用一次!」 「好的,請問要由我解讀還是您提出問題?」他問。
「我提可以嗎?」月華說。 「當然!但是您確定要使用嗎?當我這次解讀完,那兩件物品在您身上將會永遠失效。」他 是提醒著。 

「好,可以。」
「那麼,請您提出問題。」
「等等。你能預測未來嗎? 」她又問。
「這是可以的。」管理員的回答。
「那請設 z 為未來解讀。」 「好的,您+離婚=未來,您+離婚-離婚=未來-離婚,您=未來-離婚,而未來-離婚 =悲慘人生。」
「可以請你解釋一下嗎?」她很認真的聽著。 「簡單來說,您現在是未離婚之狀態,因此得到的結果是悲慘的人生,總而言之,離婚是您 得到幸福的必要條件。」
「我知道了,謝謝你!」月華終於笑了! 「既然講解完了,我要將您送回人類世界了。」管理員說。
「好,再見了!」月華說。
話才說到一半,她就已回到了房間內。 

第七章 幸福 

月華毅然離了婚,她回到了自己的故鄉,家人們都很訝異她做出的決定,月華這才向家 人們解釋原因,比起婉惜我想家人們是更多的不捨與心疼。 

於是她又開始努力工作,也把前夫買的大房子給賣了,買了間溫馨的透天,一家人住那 兒,真是太適合不過了。而至於剩餘的鉅款月華自有打算,她開始進行投資,並自行創業, 正因著她的堅毅和創新,客戶是源源不絕。當然,她也在奮鬥的過程中找到了真愛,終於把 過去的陰霾揮散。 

多年後,月華成了越南數一數二的傑出女性,不說,還真沒人知曉她那成功背後的辛酸 苦楚。至於等量公理空間的鑰匙,當她再去尋找時,不知怎地消失了,但月華只盼人們能好 好使用,並突破生命中的瓶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