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曼市B16區|2021數感盃|高中小說|金獎

作者 李日鈞 / 國立師大附中

阿克看見那顆紅色的星體逐漸填滿整個天空,自己正和所有的人類一起化作蒸汽消失殆盡……

  醒來,他意識到剛才的情景是在作夢。阿克不經感嘆製造他的人擁有如此豐富的想像力,吃飯、睡覺、做愛,人類的經驗全都被仿製到了他的記憶體內。

  AR-k9037是他的編號,認識的都叫他阿克。

  從人類滅亡開始,他就一直在做同樣的一個夢。而事實上,人類因為一次太陽表面劇烈爆炸造成的高溫而全數滅絕,應該說全部的生物都死亡了。只留下地表下他們這群耐高溫金屬製造的學術用AI機器人還在繼續人類的研究工作。

  人類科學家早就發現了太陽黑子會有一次劇烈活動,因此展開了「文明膠囊計畫」,在全世界留下能夠繼續發展人類研究的機器人,以保存人類文明。待到有一天有其他智慧體來到地球,便能夠使人類文明傳播出去。

  這便是阿克他們存在的理由。

  整個地球被分成好幾個學術國:非洲是物理國、歐洲是化學國、北美是電腦科學國、南美是地球科學國。文學國在月球上,聽說極端的環境能刺激藝術發展。

  而阿克所在的數學國分布於亞洲大陸。國底下是一個個專題州,再往下是將專題拆成各個部分的學派市。阿克住在黎曼市B16區,黎曼市C區是為研究黎曼猜想而設,B1區試圖向內研究黎曼ζ函數的各種可能性質;B2區向外與電腦科學國及物理國交互實驗拓展黎曼猜想的其他面向,以研發新的證明方法……;而B16區負責最底層的基本運算——包括發掘黎曼ζ函數的非凡零點。

  阿克照平常來到工廠內工作。每天日復一日地,用體內的超高速量子計算機開始執行程式,再將結果上傳給B16區上層紀錄。

  當初人類認為至少會有少部分人能撐過那次浩劫,能主持後續機器人的任務;很顯然他們錯了,到頭來這群AI就只會不停重複人類的研究結果,三十億年來,地球文明就彷彿被凍結在人類滅亡的那一瞬間。

  整個工廠像阿克一樣認真工作的其實佔少數,畢竟是打卡就算錢的差事。沒錯,即使是在地底深處,這個世界還是有貨幣流通,事實上還有非常完整的工商貿易、食衣住行旅遊觀光業,這也是為了模仿人類經驗。工作區域在他隔壁的編號AR-i9038又在該該叫,和阿克是同一個廠出來的,同事都叫他三八。

  因為他真的很三八。

幹,雞雞突然好癢。」三八用他那空無一物的下體過來蹭阿克的背後。

  「你又沒有那種東西。」

  「裝一個上去就好啦,我們又沒有性別。不只咧,我還可以裝兩個、三個……」

  「你的變態是跟人類學來的嗎?」

  「不知道,啊我們的記憶體不就他們製造的?」

  「對,最好這些專屬於人類的經驗有助於我們研究黎曼猜想。」

  黎曼猜想:黎曼ζ函數的所有非凡零點皆位於實部等於二分之一的臨界線上。

  人類曾經算出前十兆個非凡零點,全都位於臨界線上無誤。但他們最終還是放棄了,窮舉無法成為真正的數學證明。人類滅亡後反而又重新開始算了起來,反正電腦有無限的時間可以運轉,搞不好有天真的會算出一個跳脫臨界的點。

  不過,即使動用全區的AI電腦算到現在,算出來的前百萬位數的零點還是在臨界線上。算對是沒有任何進展的,即使有天文數字位數的零點都被全部證對,距離無限大仍等於是在原地徘徊;相反,只要有一個零點被證錯,整個猜想便會被推翻,以其為地基所發展出的一整棟數學理論大廈將應聲倒下。

  三八突然放開阿克的身子,嚴肅地面對著阿克說話:「聽過維根斯坦的獅子嗎?」

  「就算有一隻獅子會講人類的語言,牠也無法與人類溝通。」

  「沒錯,語言無法脫離經驗存在。缺乏跟人類一樣的感知經驗,那些外星人光是收到一堆電子訊號是無法理解其中的含義的。」

  「我知道了,所以要連同人類的集體經驗和語言一起留下,透過我們作為載體教導他們認知人類所理解的科學。」

  「好棒喔你想通了,這就是為什麼即使它是鈦金屬做的,我還是要叫它肉棒。」

  「……你什麼時候裝好的?」

  「好了啦,到底要不要做?」

  「……我找找看我的電子陰部放在哪裡。」

  為了擬真聲音當然也要到位。附近的同事聽見不斷傳來的靡靡之音,也互相開始做了起來。

  工作結束,三八到情趣用品店也買了個電子陰部,然後送給阿克一根電子陰莖。三八說:「這樣有時候我們就能交換了,一直幹你好像也是有點不公平。」阿克想也許這傢伙還是有溫柔的一面的。

  「或是我們都裝上肉棒或後穴,少數族群的樂趣也是要體驗的嘛。」沒有,他就只是三八而已。

  入眠,還是一樣的夢境。

  一旁的人類跪在地上蜷縮成一團,死了,但應該還有意識。這時候血液已經沸騰了吧。他認知到表面鍍上的金屬在逐漸融化,於是關閉了痛覺。人類的疼痛指數是能夠化成方程式的嗎?那應該是邊際效應遞減的凹向下曲線吧。很快,那人就不會再感到痛苦了。

  清醒,他不敢告訴別人他會做夢的事情,他怕其實所有人都會做一樣的夢,如此他便無法分辨哪一邊才是真實。

  阿克其實根本沒看過太陽,他一輩子都不曾到地表過。但他腦中留存的是對於他們來說非常遠古的,人類依然存在的那個世界。彼時地球仍有綠意叢生、海洋婆娑舞動。不像如今逃逸溫室效應過後,大氣層消失的地球,地表僅剩赭紅的氧化鐵覆蓋。

  他想過或許夢的那邊才是現實。也許他們打從一開始就不在地底,也沒有配備耐高溫的軀體,早就隨著人類的滅絕一起融化殆盡了。他所感知的末世後經驗不過是在意識消失前,自我保護而構造出來的一套幻想……

  這天阿克計算出了一個奇怪的結果:這個零點的虛部非常漂亮,實部卻稍微地偏離了臨界線。他覺得應該是算錯了,正準備稟告上級的時候,三八已經在用電子陰部磨蹭著他了。

  「你怎麼一天到晚在發情啊。你的性慾編碼是被寫成餘弦函數了嗎?」

  「那你不就是正弦?不然怎麼能夠跟我那麼合。」

  「哪裡合了?差了四分之一週期好嗎。」

  「很正常啊,你看,我不是總是先來找你的那個嗎……」

  做完後三八躺在阿克的鈦板上,曖昧地開了口:「等到我們存夠了錢,去哲學國渡假好不好?」哲學國位於原來太平洋上島嶼的底下。旅行藉由目的地所提供的觀光專用軀殼,直接將AI腦內的電子訊號傳輸過去,因此只要負擔軀殼的租借費用。

  「去看別人工作有什麼好玩的。」

  「不會啊,你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來黎曼市參觀?」

  「那也是去看研究區啊,誰會想來16區看我們算零點。」

  「對這個猜想很瘋的說不定會啊。而且,你得承認這個猜想的確很美。」

  「確實,很美。」阿克即使一直在跑著同樣的程式,仍然每每能夠從計算得出的結果感受到數學之美。

  在複平面上,那條臨界直線在經過變換後,便會繞起一匝又一匝的曲線,不停地經過原點,那些經過的點就是他們一直以來所付出的心血。是啊,縱使一直重複,一直不斷地重新出發再回到起點,他感受到這過程是快樂的。如同推動巨石的薛西弗斯,不知當祂到達山頂,看著一路走來的軌跡,祂是否也會感到如此巨大的成就感?「我們應該設想薛西弗斯是快樂的。」阿克心想,也許到哲學國後可以去參觀一下這個總是叼著菸的男人的成就。

  「我們去拉岡市好不好?」三八突然坐起身子來,投以興奮的目光。

  「你對精神分析感興趣啊?」

  「拉岡名義上是醫生,實際上是哲學家,骨子裡卻有個數學家的靈魂——我很羨慕他。」

  「喔?」

  「雖然他晚年沉迷扭結,最後還因解不開波里米昂結而鬱悶到解散學會,不覺得這才是人類真正的樣子嗎?不像其他那些被描摹成聖人的科學家,會因為一個結解不開就憂鬱到死——這才是所謂的人吧。」

  阿克感覺他的處理器彷彿被震動了一下,他突然覺得自己離人類的距離其實很遠。深思熟慮後,他決定向三八坦承:「其實,我常常會做一個夢……」

  突然,整個工廠的員工都接收到一個同樣的訊息,是從地球科學國發出的:

  「偵測到紅巨星膨脹速率增快,地球公轉軌道偏移,已確認將在一天內進入太陽內部。」

  阿克的夢成真了。

  整個地球剎那間亂成了一團,大概只剩下月球上的文學國還笑得出來,他們的末日理論終於獲得實踐了。

工廠裡的每個人都停了下來,思考地球在太陽外氣層被整顆碳化,再逐漸被引力拖向內核撕裂後,他們還會剩下什麼。

  結論是:什麼都沒有。

  於是須臾過後整個工廠只剩下阿克與三八兩個人。

  屆時不會有任何電磁波能逃過太陽引力,意指外界將無法感知到地球的存在,「文明膠囊計畫」將徹底失敗。阿克他們也將無法承受如此的高溫,逐漸在地底被融化成金屬原料。

  三八嘆了一口氣,翻過身來仰臥在地上:「結束之前,再做一場吧。」

  阿克默默地開啟程式,再次驗算那個有偏差的零點。

  三八起身抓住他的肩板:「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算!」

  「我算出了一個有偏差的零點,我要確認我沒有算錯。」

  「所以呢?地球已經要毀滅了!算錯又怎樣!算對又怎樣!已經來不及有智慧體能夠延續這項資訊了!」

  「如果能證明這個零點確實有偏差,我們就可以拉這個困擾人類到死的難題一起陪葬;如果它還是正確的,至少以後也沒人能證明它是錯的了……」

  「你聽得懂自己在說些什麼嗎?不要再算了!」如果三八擁有淚腺,他現在就會滿臉淚水地向眼前的人嘶吼,接著因高溫導致的快速脫水而倒下。「你知道打從那些王八蛋製造我們前,就不相信我們有天會證錯這個猜想。我們日復一日地算著這些根本就在同一條線上的點,就為了讓別人指著我們的失敗繼續研究,其實沒有我們存在也一樣!幹,我們的存在從一開始就沒有用處!這他媽一切都沒有意義!」

  沒有意義?

  阿克這時才領悟到了計算的最終目的:他不想毫無意義地死去。

  「不要算了!我叫你不要再算了!」

  阿克無視旁人的勸阻,將自身的計算功率開到最強。真理就在眼前了,他要窮盡生命的光輝,燃燒殆盡直到完美逼近不可能的極限。他的目光穿過一與零建構的二進制,重新打造出一套人類完全無法認知的,由無限多種符號排列的系統,他感到散熱系統停擺,處理器核心已經過熱,他的身體正在崩解。

  快了,就快到了。阿克看見紅色的天空離他愈來愈近,他知道,自己就快要到達夢中的所在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