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逃殺。你死我活?|2021數感盃|國中小說|優選

作者 廖憶行 / 慈濟學校財團法人慈濟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Chapter 1 第一週,你會是誰? 

機器運轉的聲音在耳邊打轉。 

我睜開眼睛,發現躺在一個陌生髒亂的地方,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霉味,而且地板會以大 約 2 秒/次的頻率晃動。 

看來是正在搭乘一台超廉價的運輸火車或飛機,給人的感覺有夠糟。以高鐵的感受來比

大約是 倍;以頭等艙的感受來比的話連 都不到吧? 

環顧一下四周,前方有一扇門,還有大約 38 人在附近。有幾個人也醒著,他們都看著我。 「誠柏?」 

◇ 

過了不久,震動感慢慢停止。 

應該是抵達哪裡吧? 

突然,一名穿著軍服的肌肉男粗暴的拉開門,大聲咆哮。 

「通通滾出來!站一排!」 

「蛤?」我們對這人感到疑惑,但也只能照做。 

——20XX 年,我們國家與他國發生戰爭。 

戰爭中,有一群學生躲藏的學校被他國軍隊入侵,學生被抓去當俘虜。 而這群學生,就是處在飛機上的我們。 

我們乖乖就範,不然什麼時候頭被擰下來都不知道。 

我望向我們出來的地方,果然是台超廉價的空運機,而且感覺快壞了。

觀察一下周遭,這裡感覺是座荒島。 

「1、2……」士兵開始點起人來。 

這士兵是不是沒數過數,最少以兩個為一數,不是也快兩倍嗎?

「37、38,你們竟敢給我少一個?」 

那士兵衝進空運機裡,把還在裡面的那個人拖到機艙門口。 ——然後用力拋出去。 

同伴以完美的拋物線飛向空中,然後再重重摔到地面。 

我看向在場所有人,思考那個已成稀巴爛的人是誰。 

「……紹婷,我們會為妳做墳的。」 

◇ 

被轟下飛機後,我們被趕進荒島的深處。 

雖看似是座荒島,卻有幾棟建築物在島上,真令人意外。 

士兵把我們趕進一棟房子裡,就離開了。 

所以現在是被流放的意思嗎? 

「看來是這樣呢。」 

「恩逸,你是看得到我在想什麼嗎?」 

恩逸是我在學校的朋友,嗜好重疊率 100%,個性也很合,什麼都聊得來。 「誠柏,我們在學校認識這麼久,看你臉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 不知為何聽完他的話後我覺得背後很冷。 

我看向同學們,都坐在牆邊一副等死樣,作為前班長的我決定說些什麼。

「算了。先來找找這棟房子裡有什麼吧,不然明天就真的要死了。」

「看看那裡。」他指向我身後的牆。 

我望向後方,一幅巨大的地圖刻在牆上。 

「那上面有著紅點。」 

「看起來有好東西。」他們開始議論紛紛。

「你們確定那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嗎?」 

「反正早死晚死都要死,拿破崙被流放也是死在荒島上。」 

「算了,要走就走,依比例尺大約是 左右,一般人腳程約 , 大概走 就到了。」 

真的很令人不安呢。 

◇ 

眼前佇立著一座看起來像是旅店,3 層的白色大樓。 

「要進去嗎?看天都要黑了。」 

我看向遠處,天空已被染成一片金黃。 

「一起行動吧。」 

但正當我們踏進大樓後,門「喀」的一聲鎖上了。 

同時,室內響起無機質的聲音。 

—看來你們這群#※抵達這裡了。— 

—先恭喜你們吧,不過,事情才沒這麼簡單。— 

—那麼,殺戮的遊戲,準備開始。— 

室內充斥著寂靜。 

在誰都沒有動作的情況下,看似是櫃台的內部傳來影印機的聲音。 

我走進去,拿起機器吐出的紙。 

「這是?」 

◇ 

「我不想死在這啊!」 

「我要回家!」 

「如果是這樣搞,死不是比較快嗎!」 

「你想死?就快點去死讓我早點回去!」 

這裡亂成一團,甚至還有人在打架。 

「班長,不處理一下嗎?」 

「呃。」 

我覺得在這情況一發言就要立死亡旗了,但這麼亂也不是辦法。 

「全部的人都安靜!」 

所有視線往我這裡集中,緊張之餘我吞了一口口水。 

「在這裡慌張、打架都沒用,現在都先冷靜下來。」 

「那要做什麼?」 

「依照現在的狀況分組,兩人一組是個辦法。」 

對於一般人來說,今天會不會被殺死的機率是 ,有「死」與「不死」兩種選項。 但現在的情況,會死的機率並不是這麼高。 

以紙面上的訊息來說,會造成直接傷害的人有 13 位,如果隨機找一個人聊天,會被他殺 死的機率,  。

再來是兩人一組的分配。 

有三種人 ,一次取兩個為一組,排列不重複。

有三組可能,分別是

再加上重複的三組,分別是 ,共有 6 組。 

造成直接傷害的有兩組,分別是,機率為

由於帶刀者可以選擇殺死人或不殺死人,機率為

因此兩人一組,會死的機率是

所以,會死的機率並不大,而且當晚該組有人被殺死,即可大略判斷同組的另一位就是 兇手。 

「那麼,來分組吧。」

(結果當晚有兩組人因為互毆雙亡了)

Chapter 10 168 小時後,殺戮的開始。 

夜半的鐘聲響起,今天是第八天。 

似乎每個人都睡了,四周靜悄悄的。 

除了我,只有一個人站在大廳裡。 

「呵,看來都忘記了。」 

七天過後,「殺戮的開始」。 

我把手臂提高,手中確實地握著一把刀。 

「帶刀者」,這的機率還真的被我賭到了。不過,

「馬上有人就要來送頭呢。」 

察覺到有人正在往這裡靠近,我提高警覺。 

「被發現了嗎?小瑜妳聽覺還真靈敏啊。」 

「既然妳發現,就算了。但是紫筑,妳也活不過今天了。」 

我把刀指向她。 

「沒想到妳是那的帶刀者啊。不過,把危險人物去除掉正是給我們的考驗。」

「誰知道誰會死在這呢!」我用盡全身力氣,把刀往她的方向擲去。 

「妳就這樣安息……咦?」 

她的身影從原本的地方消失了。 

「太慢了。」 

當我發現時,已經被紫筑雙手反扣壓在地面,不得動彈。 

「這是由氯化氰所做出來的毒藥,就餵妳吃吧。」她拿出裝著液體的針筒。

「不……不要啊!」 

◇ 

早晨。 

「好累。好像夢到誰死了。」我揉著肩膀走到大廳。 

這一星期,我們在島上以 3 到 2 組一隊的方式大區域探索兩天,細部搜索四天,想說能 找到什麼,但都一無所獲。 

只有找到在附近的倉庫,裡面有大約1t=1000kg的糧食。

但以原本 39 人來計算, ,只能供應約 17 天。 

所以還得繼續尋找,用一半人力再次細部搜索有可能的地方,說不定能找到什麼。

我把大家召集起來。 

「由於分組搜索沒什麼效率,今天開始嘗試投注一半人力去細部搜索。」

「先從這裡開始吧。」我指著礦坑。 

16 人的大隊抵達礦坑,裡面黑漆漆的,有點嚇人。 

「怕,裡面有燈嗎?」 

「怎麼可能有。」 

「不,你們看上面有太陽能板。」我指著礦洞上方。 

「先看旁邊那棟兩層建築,應該是廢棄的礦工休息室或煤礦儲藏間。」 「那裡面也很黑啊,但如果是休息室的話或許會有點什麼。」我說。 「不然先讓一半的人進去,剩下做後勤吧。」盛彥提議。 

「好吧。那我們走。」 

我藉著外面的太陽光,不久後找到像是開關的東西。 

「好像是這個。」恩逸湊過來,然後按下去。 

「等一下!」 

我來不及阻止,如果那不是燈而是什麼危險的東西的話就慘了。 「……」 

但是按下去後沒有反應。 

「……」該說幸好還是運氣很背。 

啪嚓。 

「?」我轉過頭,一盞燈亮了。

「有燈了!」全部的人歡呼。 

「那就現在開始搜索,在外面的後勤可以進來幫忙。」 

但正當全場激奮時,爆炸的聲音從二樓傳來。 

「!」所有人都嚇呆了。 

下一瞬間,天花板碎成大大小小的石塊,從空中墜落。 

原本激昂的吆呼聲,變成尖銳的哀號聲。 

「這棟樓要倒了!快點逃!」我大喊,想盡辦法叫四處逃竄的大家逃走。 似乎存放在二樓的機具因為抵抗不了重力,從地板消失的二樓掉下。 

幾秒鐘後的一陣巨響,就再也聽不到任何喊叫聲了。 

「咳咳……」我緩緩從滿是瓦礫堆與塵土的廢墟裡爬起。 

「你還好嗎?」恩逸也從堆滿沙塵的地面上慢慢站起。 

我們因為靠牆的緣故,沒有受到傷害。但是其他同伴…… 

「啊……都是我的失策。」我顫抖著。 

「別這樣,我也不該按下它,但若此刻把力氣消耗完,最終出不去,就沒辦法救人了。」

◇ 

等坍塌完全停止後,我們調查一下四周。 

二樓完全消失,但慶幸的是屋頂並沒有塌下,而且時間才中午而已。 

但除了我們以外,其他人都被石塊壓得不成人形。 

而且最麻煩的是,二樓的機具墜落後,堵住一樓的出口。 

「哪個地方不掉,偏偏要掉在這裡。」 

「但這裡是礦工休息室吧,應該有鎬子之類的工具可以破壞。」 

「別想了,你是要敲到民國幾年才能出去,用拉的比較快。」 

「用拉的?這機具看起來很重欸。啊,是鎬子。」恩逸邊說邊拿起鎬子。 「沒錯,這東西有 25 噸重。但你說這裡是礦工休息室沒錯吧,地面上的礦工為了要把在 地底下的礦拉上來,必定會有一些繩子及滑輪。」我指著機具上的標籤說。 「滑輪……你是說這個嗎?」他在四處找了一下,不久抱來一箱的滑輪組。 

有動滑輪,多重的東西都能拖動。只要掛的滑輪數量夠多。 

根據 ,可以得知拖動的是物體與地面的摩擦力。石子地面的 ,因此

每個人能出力約 ,兩個人約

掛定滑輪不省力,但每掛n個動滑輪,可省力。因此 

所以,至少要掛 7 個動滑輪。但還要加上滑輪的重量,為了保險起見,必須掛 8 個動滑 輪。 

「所以,必須掛上 8 個動滑輪,才能拖動 25 噸的機具。」 

「那事不宜遲,趕快做吧。」他拿起木條。 

把所有滑輪掛好後,我們一起拿起繩子。 

「準備好了嗎?」 

當我們出力的同時,機具被拖動的聲音傳了出來。 

「啊,幸好拉開機具。」我累癱在地。 

「趕快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而且天快黑了。」 

在這之後,礦坑被封印了。 

Chapter 11 半個月過去,爆炸的危機。 

自從上次團隊大失血後,再也沒有一大隊出去搜索。 

搜查線告吹,沒有人再有動力去尋找。 

也幸虧如此,糧食得以不被馬上吃完。 

「……」我靠在牆上,無聊地數起人數。

「不對,如果上次出去前剩 33 人,16 人出去只剩 2 個人倖存,33-(16-2)=19 , 但為什麼數出來是 21 人?」 

「所以你想說這裡面應該有人在搞鬼?」 

「你是要嚇我多少次。」恩逸又突然從我身旁出現。 

「那兩人會倖存有三個原因:一,他們有進去。但是不大可能,我們在找的時候沒有發 現,回來後也沒有看到有人走進來。二,他們沒有進去。但當那裡坍塌時,為什麼沒有來救 我們?而且回程也沒有看到救兵。三,一切都是他們策畫。這可能性最高。」他開始一一分 析。 

也對,現在的情況能想到的就這幾個。 

「那兩個是誰?」 

「抱歉,我忘了。剛好發現你在想這東西,就幫你分析一下。」 

該死,什麼東西不忘偏偏忘這個。 

「先不說這個,我找你是有目的的,今天放在大廳裡的。」他把一張紙遞給我。

 

「炸彈預謀信?」腦中閃過了什麼。 

「然後你想想我們去礦坑的那天發生什麼?」 

「你說坍塌前的爆炸聲?」 

「對,如果真的有人在搞鬼,這樣就合理。」 

「果然是那兩人其中一人嗎?」 

「我們先把這東西處理掉,看之後能不能想到什麼吧。」 

所以,先解讀一下這封信的「」。

」為羅馬數字,數字較小之字母置右為加,置左為減。且為10,V為5,為1,因此

再來是「1101」,一天當中只有24點沒有1101點,又由其數字最大項為1,可推測為二進 位以上。 

因此1101為二進位,10 進位為13 。 

最後是2× 3× 5 ,最簡單的乘法,為30 。

所以爆炸時間「 」為「 」。 

「如果是第 16 天的話,那就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他有些著急。 「但我們還沒找出炸彈放在哪,著急也沒用。」 

我從櫃台中找出一張地圖、筆及圓規。 

「通往地底之處指向 12 烈士葬身之地及中央之樞/平分其角」。 

通往地底之處,可能是礦坑。 

12 烈士葬身之地則是礦坑旁的礦工休息室。 

而中央之樞可能是這棟大樓。 

將休息室及大樓這兩點與礦坑連起來,可得一個角。 

再將其平分,可得一條角平分線。 

「最初登岸之地和最初進入之屋/平分其線」。 

最初登岸之地是渡口,最初進入之屋是在廢墟裡,士兵帶我們進的第一間房子。 將兩點連成一條線,再平分,可得一條中垂線。 

將角平分線及中垂線延長,會有一個交會點。

「向東的最直之線」。 

依照地圖上的方位,可知東方為下。依照方格,繪成一條南—北的線。 以交會處為點,作與南—北線的垂線。

「不會吧?」呈現出來的是,垂線貫穿大樓。 

「麻煩了。」 

「想起來了。我當初是派盛彥、彥軍這組及佳彣、郡雅這組去礦坑一帶搜索,既然佳彣、 郡雅這組沒有在這,那麼對那裡最熟悉且有辦法設置陷阱的就是他們。」

「明天一早,集合大家。」恩逸說。 

◇ 

隔日,剩下的人都到了大廳。 

「等一下,不能這樣斷定吧!」盛彥極力反駁。 

「那你有什麼證據呢,而且目前你們最可疑。」 

「……」他不說話了。 

「反正時日已近,你們問也沒用了。」彥軍默默地說出這句話。 所有人都看著他。 

「接下來就是我的『SHOW TIME』。」 

Chapter 100 直到最後,誰贏了? 

「既然被發現,就沒必要等了。誰都別想逃。」彥軍冷冷地說。 他從衣領中拿出遙控按鈕。 

「阻止他!」誠柏大喊,但卻來不及。 

清脆的按鍵聲響起。 

下一秒,塵煙充斥了四周。 

◇ 

「排除萬難,終於來到了這一步……」 

我運用炸彈人的角色,先是炸死了一批探查隊,後又獨自贏得大局。 「那麼就等待運輸船來吧。」我站在已成廢墟的瓦礫堆上。 

—可惜了團結大家的誠柏,最終只得逝去。— 

—果然人們終究團結不起來。— 

—只得被一人所掌控。— 

—恭喜你抵達了最後。彥軍。— 

—沒有人能獲得勝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