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瞳|2021數感盃|國中小說|銅獎

作者 邱曉涵 / 新北市溪崑國中

隨著電梯的上升,電梯裡的男生對著鏡面順手整理著自己的黑色襯衫,風大的秋天,使得他 棕色頭髮的有些凌亂 

「叮」電梯到達對應樓層,G 市警政大樓三樓【數瞳秘密專案小組】藏身於此,與其他樓層 不同,這裡的 進出都需要瞳孔辨識,確認身分以及沒有配戴數瞳才可以進入 「老大,IP 查到了」人未至聲先到,隨著年輕的聲音奔來的是有著一頭深褐色鳥巢頭的少年, 表面上是個 不到十八歲的小夥子,熟悉的人卻知道,他是曾參加過多場國際大案的資訊專 家,赫田 

「人請來了嗎」男人步出電梯,神情不嚴肅卻也不輕鬆,稜角分明的五官,無端地給人一種 冷冽的感覺 「請來了,正在辦公室裡等著呢」赫田一邊答著,左看右看,洩氣似的嘆了一句 「老大今天沒給帶早餐 呀」 

男人有些無奈的撇了他一眼「跟我要早餐的人每天以倍數增長,都是拜你小子所賜,以後不 帶了」 赫田聽到這番話整個人都不好了,但還沒等他再開口,兩人已經站在了辦公室門口, 推門走進,坐在待客 沙發上正在閒聊的實習警察周瑜便轉向了兩人 

他指了指來人,向身旁的人介紹到「這位是專案組組長,秦何」,再傳向秦何「老大,他叫顧 雨,自己也在 查這個案子」 

沙發上的男生穿著件白色襯衫套了件黑色風衣,眉目清秀,微微勾起嘴角,神情溫柔,眼神 卻十分銳利令 人覺得,只需一眼,所有秘密便全能被他所看穿。 

顧雨看見來人,臉上流露出一秒的訝異,隨後便恢復原本的神態道「聯合國密秘特警大隊牌 號 A?」 

這下,驚訝的人換成了秦何,要知道,特警大隊的身分信息是只有內部人員知道的,他打量 著顧雨,回想 著過去似乎沒見過這個人。 一年前,特警大隊的秦何收到國內的徵招信函,來到了這個秘密小組。 [數瞳]是七年前由克文科技公司研發上市的產品,長相類似於隱形眼鏡,運用微型科技,將 運算器帶在眼球 上,可以無時無刻分析、紀錄、查詢眼裡所看到的事物,利用三角相似原理 分辨許多東西,這項科技算是 個跨時代的發明了,完全的取代了過去的手持式電子設備。 但是一年來,接連發生了六起以利用數瞳完成的兇殺案,被害人在死前,都因為不明原因,極力地想摘掉 數瞳,原本,數瞳就像一般的隱形眼鏡一樣只需要一點技巧便可以摘下,卻不 知為何,被害人總是摘不下 數瞳,還因為太大力,戳的雙眼血流不止,倒地後,便再也起不 來了。 

相同的做案手法出現了太多次卻遲遲破不了案,習慣了數瞳的社會又回不到過去的手機年 代,為了防止人 群的恐慌,政府部門隱藏了這個連環殺人案,只秘密建立了這個專案小組。 送走顧雨後,秦何暗自苦思「這個人很顯然地也沒有配戴數瞳,但是,數瞳有問題這件事被 隱藏得很好, 顧雨是怎麼知道的?還有特警這件事也不是尋常人所能知道,這個顧雨,到底 是誰,想做甚麼」 克文公司對於警務總是表面上配合,背地裡卻十分的不友好,一次專案組 密訪克文科技數據庫時,赫田不 經意發現,有個 IP 時常駭進數據庫,卻把行蹤藏匿的極好, 一看就知道是專業人士,而那個人,便是顧雨 。

星期六早上四點,大部分的人都睡著,專案組一行人昏昏沉沉的坐在前往案發地點的車上, 秦何在駕駛座 上開著車,副駕上是專案組法醫可辰,後座上兩個快睡死的是周瑜和何赫田 「到底為甚麼外勤也要帶上我呀!」赫田抱怨著,深褐色的鳥巢頭被他揉的亂糟糟的 可辰看 了他一眼,隨口說「年輕人早睡早起可以長高,有甚麼不好的」 。

一聽這話,赫田就不說話了,他身高 168 和周瑜比起來都差兩公分,是整個專案組裡最矮的 坐在一旁的周瑜笑了起來,睡意全消,赫田翻了個白眼,換了個話題 「老大,案發地點到底 在哪裡啊,怎麼看你往山裡開了」 。

確實,車窗外是林立的樹木,車子正隨著蜿蜒的山路駛著卻十分平穩,車載計算器上計算著 每個繞彎的圓 弧周長,每個過彎都保證安全平穩,這項科技是赫田平時無聊發明出來的 「山上的獨棟別墅,是個有錢人家的」秦何答到 。

「這個殺手是不是仇富呀,專殺有錢人」赫田說著 。

轎車緩緩開進別墅,四周樹木枝葉繁茂,一座白色建築座落其中,端莊優美,牆面上估略有 三分之一步滿 了青綠色的苔蘚,無端地讓這棟建築多了點陰森的氣息 「這棟樓還真是適合死人」周瑜小聲滴咕了一句 。

一行人下車進入別墅 。

「死者,陳顏文,五十歲,沒有親屬,自己一個人退休後住在這棟別墅裡,退休前經營一間 小公司,後來 轉賣了,陳屍於二樓陽台,昨天保險業務員到家裡敲門時沒人應門,正要離開 庭院時向上一瞥無意間發現 的」周瑜翻著從警政署傳遞過來的資料 。

二樓陽台上,陳先生倒臥在地上,可辰戴著白手套把屍體翻了過來,細細的觀察 「屍體僵硬、 有些許屍斑,死亡時間大約是四天前」 。

他接著觸上眼球,取下了兩枚數瞳裝進帶來的玻璃罐裡,便繼續打量起屍體 周瑜在一邊也 觀察著可辰的一舉一動,見到他就這麼直接的用手觸摸屍體,心理微微打顫「可法醫都不會 害 怕嗎?」她問身邊的赫田 。

赫田見怪不怪,說到「可辰就是這樣,向來都是對死人的興趣大於對活人的」 想了想又道「警 校裡認識他的都說『可辰以後要是真的取老婆了說不定也是死人』」 他這番話背對著他們的 可辰也聽到了,正要轉頭回嘴,身後傳來了秦何的聲音 「你們兩個再蹲在這裡偷懶,這個月 的早餐都取消。」

聽見這話,兩人立即起身去檢查屋內 

豈料,沒過幾秒,書房便傳來周瑜的尖叫,他一轉開房門便看見書房裡還有另一個男人 見到 被發現了,那人立即想躍窗而出,秦何卻快一步抓住了他,一看,才發現 「顧雨?」他手中 抓著的,正是那天坐在沙發上的男生,顧雨「你來這邊做甚麼」 儘管被抓住,他也不驚慌, 晃了晃手中還停留在相機模式的手機,不以為然道「來查案呀」 他神情自然,一臉不害怕被 當嫌疑犯抓起來的樣子 

秦何也沒想抓他,但依然不鬆手「你怎麼知道這裡出事了」 

顧雨挑了挑眉,說「要怪只能怪你們防火牆沒建好喽」 

聽到這話,赫田黑著臉轉過頭,對上秦何的目光,鬱悶的低咕了句「一大早臨時建防火牆當 然難免有疏漏 呀」 

秦何瞪了他一眼,回頭又問「你都查到了些甚麼」 

顧雨指了指一旁桌上放著的紙堆,雖然凌亂,其中一張卻寫滿了一列公式[e + 1 = 0]

「尤拉公式?」秦何唸到 。

「是的,尤拉公式」顧雨點了幾下手機,又叫出了幾張很像的相片「我去過的每個案發地點 都有這到公式」 。

相片上,字跡時而是整齊密布的,有時是血紅色潦草的,相同的是,全都寫著[e + 1 = 0]秦何注意到的卻不是這點,他微微皺眉「你去過的案發地點?」語氣中的質疑不只是對顧雨的 正 蹲在身後偷聽的赫田也抖了一下,這次他不敢回頭 。

六張照片,加上這次的一張,正是完整的七張,對應的是七起連環殺人案,每起案子顧雨都 得到消息,悄 悄地潛入調查過,這就代表,他在沒被發現的狀況下打通了不只七次的防火牆, 普通的還好說,赫田的水 準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能做到打穿不被察覺,顧雨的身分範圍又 被秦何縮小了一圈 顧雨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沒有要接話的意思,卻是看向了正在檢查屍體 的可辰「數瞳能借我看一下嗎?」 可辰愣了一下,詢問的看向秦何 

秦何到是對此來了興趣,「一換一,你回答問題就借你看」。 

「好呀」 

秦何瞇了瞇眼,問「你到底是誰」 

顧雨一笑,把襯衫袖子微微捲起,露出了一條銀色手鍊,上頭大大刻了四個英文字母[LOC-N]  [LOC]暗網最大黑刻偵探平台,其中,最神秘的莫過於創建者 N 了,他不常露面,接單極挑, 但是每次接單 都能再三天內破案 。

秦何雙眼略微睜大,他想起,過去在特警大隊時,曾經和一位偵探聯手,完成了幾起案件, 但一直以來他 們都是以網路聯繫,沒有見過面,這個 N 在幫助偵破幾起案件後拿到了來自 聯合國頒布的自由警員證,再 後來,便消失無蹤了 。

「所以,可以鬆手了吧?」顧雨舉起那隻被秦何抓緊的手,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那你為甚麼 要跑?」周瑜問 。

「這不是怕秦何罵赫田嗎」 

赫田翻了個白眼「我可真謝謝你了」 

顧雨掏了掏口袋,拿出了張警員證遞給秦何「申請加入數瞳秘密專案小組」 陽光下,他的笑容溫和卻帶著故事,人生像一條條公式,不知不覺的運算著,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不一 樣的結果,平凡的過著,卻有些人,正努力地改變這條公式,將未來導向自己 心中所想要的結果。

辦公室裡 原本的四張辦公桌多了一張,沒擺放太多東西,看起來乾乾淨淨的,位子上的顧雨 正藉著光線細細觀察著 數瞳,不一會,他開口「你們有試過回朔死者生前的數瞳影像嗎」 赫田厭厭道「沒有,克文不配合,我們也沒這能力」。 

為了保護其中的隱私,一對數瞳一生就跟著一位主人,當被丟棄或試住人死亡後便會自我封 鎖,需要原執 行公式才能重新打開,這條公式是整個系統運行的關鍵,有了這條公式,很多 廠商都能製造出一樣的產 品,所以克文寧願得罪警察也不肯冒一絲風險,非要把公式藏起來。

「老大,你說尤拉公式會不會就是這條執行公式呀」一邊正喝著奶茶的周瑜問著 「尤拉公式應用範圍很廣,不過,想運行這樣的程式肯定不只這樣」秦何放了杯奶茶到顧雨 桌上,看了看 周瑜手中快喝完的第二杯奶茶想說些甚麼,想了想,又閉嘴了 「我能試試回朔紀錄」顧雨平靜的開口 。

然而辦公室裡除了不在的法醫何辰和早已知道顧雨實力的秦何,其餘兩人都有些驚訝 比起赫 田,顧雨比較類似於駭客,擅長攻擊和找漏洞,但是這個程式當初是一群頂級數學家所設計 出來 的,也絕對不是一個黑客就能簡單攻破 。

想到這裡,秦何看了眼顧雨「你有辦法?」 

顧雨打開座機,在現在的社會,電腦和手機幾乎消失了,只有專案組的幾人為了安全沒有配 戴數瞳 「我有一半的公式」 。

聞言,赫田幾乎從位子上竄了起來,開玩笑,他可是為了這段公式禿熬了不知幾搓頭髮 但他 依舊慢了一步,顧雨飛快的在鍵盤上敲了幾下便開始了回朔 辦公室裡的其餘人也湊了過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數瞳裡先是黑了右眼,很快的左眼也黑了,最 後在兩隻眼睛裡都 只剩下了一行公式[e + 1 = 0]。

秦何:「正好對應尤拉先是右眼失明,後來雙眼失明」 奇怪的是,這半條公式能完全的回朔 紀錄,功能全都正常,一點也不像功能受限的樣子 幾人先後又看了前六名死者的回朔,表情 漸漸凝重,每為被害人都是一樣的半黑到全黑 。

「他們生前都有甚麼背景」顧雨問 。

「都很有錢,名下有很多股票,都很受媒體關注……」 

「誰家的股票?」沒等周瑜說完,顧雨便打斷了她 。

聞言,赫田著手調查 。

所有人都開始了忙碌,秦何卻是拉了張椅子坐到顧雨身邊 。

「你是怎麼得到那一半的公式的?」 

「……」顧雨不是很想回答 。

見顧雨不說話,秦何便自己猜了起來,他在第一次和顧雨見面後就查過他的身分背景,明面 上顧雨已經把 自己的背景通通清除,外人只能看到一片空白,但在一場縱火案裡能看到,十 五歲的顧雨和他的爸媽一同 住在一間獨棟透天中,父母都是有名的數學家,卻在那天晚上, 一把無情的火,帶走了顧雨本該有的美好 家庭,而那個縱火的兇手,至今都沒找到 「是妳爸媽留的吧」知到了顧雨的背景後,秦何就大略猜到了顧雨的爸媽大概就是當年參與研究的數學家,而之所以查這些案件,也因該和他的父母有關。

「你查過我?」聽到秦何提起父母,顧雨有些驚訝 。

「沒有查到太多」 

顧雨嘆了口氣,將臉埋進掌心,須臾,再抬起頭來,眼眸裡的棕色似乎深了些,帶了點悲傷 和不甘,正打 算開口說話卻被赫田打斷了「老大,查到了」 

赫田接著說「七位者都是克文的元老級股東,持股率依照死亡順序遞增」 「所以是克文殺的 人?」周瑜問 。

「不是,第一,這樣做實在太明顯了,是生怕我們查不出來嗎?」 

頓了頓,秦何又道「利用自家產品殺人,就不怕一不小心新聞報出來?」 「除了克文公司,大概只剩當年參與研究的數學家能操控數瞳後台了」顧雨說道,思考了幾 秒,從手機裡 翻出一張相片,三個穿著白大褂的大人和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四歲的少年,站在 一棟附有花園的房子邊,所 有人臉上都掛著笑容,其中,男孩的臉上更是洋溢著幸福 秦何 指向相片裡的男生「這個男孩是……」 

未等秦何說完,顧雨便抬手遮住了那個男孩的臉 。

但所有人都看到了,照片裡的少年笑得如此暢快活潑,如果沒有猜錯,這個人必定是年少的 顧雨,但對比 現在的他,笑容永遠淺淺的,看起來就像出於禮貌所裝出來的,再沒有當年的 恣意 「當年的數學家就只剩下廖博士一個,但是自從我爸媽死後,我也和廖博士斷了聯繫」 

「試著查 IP 呢?」赫田問「既然他入侵過死者的數瞳,不如利用回朔去查入侵 IP」 秦何:「可 行」 

二樓的樓道裡,顧雨獨自站在窗邊,夕陽的餘暉映照在臉上,使得他的面容更加柔和時間如 數列般穩定的 流動,他早就知道爸媽的死亡會被人提起,但心口卻如當年一樣刺痛,就像一 條不變的公式,帶入的數字 是相同的,結果不管過了多久,都是一樣的 偏偏那個觸動傷口的人此時也站在他身邊……  

「你說,這一系列案子跟尤拉有甚麼關係?」秦何問,不知是怎麼了,感覺他的語氣裡帶著點 溫柔,似是想 為顧雨轉移注意力般的隨意提起話題 。

「肯定和尤拉本人無關,兇手可能再暗喻著些甚麼」 

顧雨頓了頓,又道「可能是尤拉的故事,也可能是尤拉公式所要傳達的故事」 「一條公式也能有故事?」秦何不解 。

「我想,是吧,即便是數字,也能撰寫屬於它的故事」 

週五早晨,郊區別墅區 專案組一行人在定位完 IP 後便前往了座標上所在的位置 「與其跟我說這是別墅,倒不如說是個農場」赫田在車上觀察著周圍,一間坐落於田野間的 小木屋房子邊 是一片菜園,被人精心打理過後,每樣農作物都飽含著新鮮的光澤,菜園說大 不大,但也足夠隱居於此自給自足了 。

到達目的地後,秦何便留了周瑜和赫田兩人在車上,自己和顧雨便下車前往別墅 敲響了木屋 大門,十分鐘過去了還是沒人來應門,秦何和顧雨便直接推開沒鎖的木屋,跨步走入屋內 誰 料兩腳才剛站實,秦何便覺左邊太陽穴一涼,正想掏槍,卻已經來不及。

埋伏於門後的是一名十七出頭的少年,眉眼俊朗中透著股傲氣,正直用著銳利的目光的看著 眼前兩名不速 之客「兩位警官,有和貴幹」他頓了頓又道「不如坐下聊聊?」 兩人非常清楚,眼前的少年絕對不是所謂的廖博士 。

三人坐在沙發上,抵著秦何的槍並沒有放下 。

「有甚麼事,二位不妨直說」眼前的少年彬彬有禮,卻極不友善 。

「我們來找廖博士,有起案子需要他配合調查」秦何不打算繞彎子 。

「我是他學生,你們可以叫我林言,老師近期身體狀況不佳,二位請回吧」這句話說的輕巧, 語氣裡卻帶 著隱隱的威脅 。

「我們需要他立即配合調查」顧雨從口袋裡也掏出了槍,指著林言,這兩人的行蹤極其難查, 若是這次放 走了他們,可能就在也查不到了 。

見到顧雨的動作,林言非但沒有驚慌,反而是嗤笑了一聲 。

「是你殺的吧?」顧雨突然開口 。

「你說甚麼?」林言貌似不解的道 。

顧雨挑起嘴角「第一,我本來就覺得奇怪,想殺死股東,依據殺手的能力大可以悄無聲息地 把人引去荒涼 的地方殺,但為甚麼每一具屍體死狀都這麼詭異,又都會被人發現,可能性只 有一個,兇手想引起警方的 注意,而如今,除了克文公司能拿到那條公式,就只剩下廖博士 了」 

頓了頓,顧雨又道「但是廖博士的名聲在數學界裡不小,想引起注意遠不用殺人,第二,我 不知道兇手為 甚麼恨克文的股東,甚至是克文科技這間公司,但是,沒有一位學者會選擇利 用自己最成功的研究來殺 人,這不是存心噁腥自己嗎?直到見到你,謎團終於解開了,你是 廖博士的學生,想拿到公式是絕對有辦法的。」 

林言笑了起來,拍手道「好一段精彩的推理」 

「你認罪嗎」顧雨問 「認呀,但是,現在認罪又有甚麼用」林言勾起一邊嘴角 「我給過你們離開的機會了」 

沒等兩人再做出甚麼動作,便聽到門外有人朝這裡走來,門被踢開,被丟進來的是被綁著的 周瑜和赫田 「這附近的所有信號波動我都能監測的到,剛才這兩位警官似乎是想叫增援,不 巧被我攔住了」 又看向顧雨,說道「怎麼樣,現在我有三個籌碼了」。 

「再做個二選一吧,能找到這裡你手上肯定有公式,我挺好奇你是怎麼得到的,你帶上這個, 復原一次當 時的情景,放心,我說話算話不會在這期間亂來」說著,林言從口袋裡丟出一對 數瞳到桌上 「不願意也行,我很欣賞你,你大可以留下這三個人,自己離開這裡」 復原得到公式時的場景,就意味著要再一次經歷當年那場火災,見顧雨伸手要去拿桌上得數 瞳,秦何對他 微微的搖了搖頭,顧雨大可先行離開去叫增援 。

顧雨坐在對面,看了秦何一眼,勾了勾嘴角,每個午夜夢迴,當年的火災一次次重現,儘管 顧雨從沒釋 懷,多少還是有些麻木了,他不願意因為自己的膽小,在添上一道新傷。 

熟悉的火場浮現,不同於夢境,嗆人的煙直竄胸腔讓人喘不過氣,眼睛也因為火場中的粉塵 睜不太開,這 是他失去一切的那天,從此,十五歲的顧雨一無所有,淪為孤兒 但也只有經歷過後來的種種後,再回到這天,顧雨越發覺今天的重要,就像一元二次方程式。

裡的 X 和 Y,x 代表著一路走來的經歷和獲得,偏偏越走越遠,得到越多,就越忘記原本的 自己,或許只有當失去了一切 所擁有的,將 x 化為零時,才能看清原本的自己 因為這場火災,顧雨知道自己是能堅強的,當一無所有後,他所剩下的,是堅強,即便失去 至親的痛依然 像尖刀刺進胸口般,血淋淋的,分不清是火場帶來的窒息抑或是痛得無法呼 吸,但至少現在的他能冷靜的 思考,逝者已故,現在首要的是解決現實裡的僵局 顧雨靈光一閃,有樣東西,或許能起道至關性的幫助,[當年鎖在保險櫃裡的公式] 他三步併 作兩步,在火場裡穿梭,不時有砸落的物品險些砸到他,數瞳在緊急危難時開啟了應急反應, 顯 示出了父母以孩童為中心公尺為單位的座標,保險櫃的密碼對應著 x 和 Y,而爸媽最後 為了守護十五歲的自 己所喪命的對應座標正好可以得出公式中的 XY,呼吸漸漸困難,眼前 的景象逐漸模糊,顧雨在失去意識前 打開了保險箱,輸入了後一串的公式,開啟了整個程式 的後台,混亂的意識裡,他看見數瞳裡顯示著倒臥 在火場裡的父母,媽媽的長髮被大火燃燒 著,容貌卻是如此和譪,似是感覺到兒子成功離開火場的放心, 另一邊的爸爸被倒塌的屋樑 壓著,為了救顧雨,原本已經逃出火場的父親衝過了消防人員的阻攔,以自己 的命換了顧雨 的命,再到後來,時間像負數的數線般一幕幕放映著一家人的幸福時光,過往幸福,如今像 利 刃般,一片片刮去顧雨心頭的肉,像正數轉為負數,過去多幸福,如今加上負號就多痛苦, 眼淚,悄然的落下 。

感覺到身體突然懸空,離開地面,又陡然下墜,撞向了下方,睜開雙眼,他依然舉著手槍, 牆面上的秒針 只動了一格 。

然而,坐在對面的林言眼裡卻布滿了血絲,他也以旁觀的角度看見了當年的火災 「你就是那 個從火災裡逃出來的男生?」他喉嚨微啞,有些不可置信,又說「這麼多年你都幹甚麼去了?」 聽他這麼說,顧雨有些恍惚「這麼多年怎麼了?」 

「當年那場火災,是克文為了隱藏公式做的,而在那之後,參與的數學家只剩下了我老師一 人,他們百般 追殺我老師,甚至放了信號波干擾有儲存公式的人,讓老師天天活在頭痛中, 作為知情人的你,幹甚麼去 了?」他雙眼布滿血絲,盯著顧雨 。

然而顧雨甚麼都不知道,當年的火場裡,爸爸將半個公式的紙條塞到他口袋裡後,他便沒有 再打開,直到 多年後發現這一連串的兇殺案他才想起紙條,察覺到數瞳的不對勁便沒再配戴 「廖博士為甚麼不拿下數瞳?」秦何也察覺出其中的不對 。

「就跟那七個人一樣,拿不下來了」林言接著說「為了讓克文停止信號波我試過把這件事報 給媒體,但最 後,全被克文壓了下來,報警了,連國家都追著我們要公式,所以我殺了那七 個股東,老師很常跟我說 『我最崇拜的數學家是尤拉』,獵奇的東西總是比較能引起大眾的 注意,我便在他們的數瞳裡動了點手腳, 但最後,還是沒得到社會的關注」林言就這麼雲淡 風輕的說出這些駭人聽聞的話 顧雨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他腦海裡只有兩個字[瘋子]  

見沒人說話,林言便自顧自地說下去了「很可笑吧,就像尤拉公式[e + 1 = 0]一樣老師這麼 努力,為了數 瞳系統蒐集統計所有運算方法,終於蒐集成一個完美的公式,最後卻落得一無 所有,甚至被反咬一口!」 林言越說越激動,上過堂的手槍槍口一轉指向了顧雨,顧雨正想 控制林言的動作,子彈飛出劃破了空氣帶 出了一聲爆鳴 

顧雨眼前卻是白影一閃,手被輕柔的拉住,卻又用力地將整個人像斜後拽去,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人 站在他身前,替他擋了這槍,兩人身高相近,這槍直向左胸打去 眼前的人悶 哼了一聲,摀著胸口上的傷口跪坐在地,墨色的長髮也沾上了不斷湧出的鮮血,帶著鍊條的 金 邊框眼鏡滑落到地上,表情痛苦,面容憔悴,冷白的皮膚上連嘴唇都失了血色,明明是個 五十多歲的中年 男士卻還是生的十分好看 。

「老師!」「博士!」三人齊齊發出了驚呼 。

救護車正在趕來 林言被帶上了手銬,坐在廖博士身邊 廖博士臉上殘存的血色正在急速下 退,鮮血不斷從傷口中溢出,他顫抖著說「我曾經為研究出的公式感到 驕傲,也曾經怨恨過 克文公司,但兜兜轉轉這幾年,我還是平靜了下來,我想,尤拉在晚年雙眼失明時肯 定也怨 恨過上天的不公平,但生命的最後,他還是為人類科學所努力著」 

廖博士停下來喘了喘,看向林言「孩子,你錯了,零,是一切的結束,同時也是所有的開始, 是一無所 有,也是重頭在來,是放下過去,開始新的人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