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化年間的龐氏懸疑|2021數感盃|國中小說|銀獎

作者 劉千郁 / 曉明女中

傳說,如果一個人的死,不會讓任何人感到傷心,甚至無人關心,那他將無法轉世,化為怨靈,到處飄盪……。

1949年1月18日在巴西的一個善堂,一個已被病魔折騰得不成人樣的老人孤寂地躺在床上,臨死前掙扎道:「我堂堂查爾斯.龐兹,如此有詐騙天賦,甚至有以我命名的詐騙方式,死時卻身無分文……可恨啊……。」

    龐兹病逝後化為怨靈到處漂泊,一日來到了15世紀時的中國,看著這些純樸的人民,心中升起一股邪惡的念頭。忽然一位身穿華麗錦衣的男人走近,龐兹喃喃道:「感謝上天給我一次機會禍亂人間。」話音甫落,便化做一道黑霧飛撲過去……。

成化十九年,明憲宗沉溺後宮,極度寵愛萬貴妃,朝廷大小事漸漸地轉移到太師朱祁坤手上。

一日,北鎮撫司收到太子的一道秘密任務……

  「噠噠噠!」司空禹腰掛配劍,騎著快馬,在通往杭州的官道上飛奔。今早,他收到一道密令。最近一兩個月以來廣州、杭州等沿海地區有數位大戶人家接連破產。朝中大臣集體上書請求太師查清此事,可太師卻絲毫不理會,太子對此十分不滿,因此要求錦衣衛徹查此事。

  浪花打在岸邊,激起了漫天的浪花,港口停滿了外國商船,岸邊的市集滿是稀奇的玩意兒,「真不愧是杭州啊! 如此繁華!」司空禹扮成了個翩翩公子感嘆道。

    忽然,一隻大手拍上他的肩,司空禹猛然回頭,只見一名珠光寶氣的瘦男子笑笑地看著他。「公子啊!你是外地人吧?」司空禹念頭一轉,隨即朝瘦男子拱手道:「小弟吳禹剛從京城來,初來乍到,不太熟這兒的規矩,還請大哥賜教。」瘦男子大笑道:「吳老弟!你真找對人了!跟著你大哥,準發大財。」「發大財?」司空禹心存疑惑。

瘦男子領著司空禹來到一間十分華麗的酒樓,裡頭聚會的人,皆是附近出了名的大戶。「這……是哪……?」司空禹一臉疑惑。旁邊瘦男子清了清嗓子,喝道:「眾位弟兄,這位是吳公子,京城來的,大家以後多多關照呀!」話音未落,幾位大爺便圍上前來。「公子啊!看你這服飾也是有錢人家啊!」「呀!瞧公子你俊的很,我把我家二閨女嫁給你,如何?」面對這群熱情大爺,司空禹露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地微笑。   「欸!」前先那瘦男子一手搭到司空禹肩上,笑道:「吳公子可不是來跟你們閒聊的……」司空禹見狀,急忙向瘦男人問道:「大哥你之前說的『發大財』是什麼?」「公子啊!你有沒有聽說過龐氏錢莊?」老爺們自顧自得說著,「聽說那龐氏錢莊在倭國、朝鮮等地開了不少商行,如今他們想再擴建商行,鼓勵大家去投資。若你投了銀子,每個月就能拿回一分利(10%),如果你有為他們吸引新的投資人,找一個人可拿回五分利(50%),找兩個人就回本了,挺賺的!公子也一起加入呀! 」「可最近有些投資者破產了呀!」大家議論紛紛,「破產?」瘦男子一臉不屑道:「那是他們平時作惡多端,你看大哥我投資了那麼久,真的只賺不賠呀!只要底下業績到達十萬兩還可以當上錢莊的重要幹部。」聽完這些,司空禹以他錦衣衛辦案多年的經驗,深覺龐氏錢莊與破產案肯定有某種聯繫。

「這項投資聽起來不錯!」司空禹笑道,「那小弟先投一千兩銀子如何?」語畢,便掏出一張銀票。「真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此事大哥定會幫你辦妥!」瘦男人笑得很賊。

    司空禹回到客店,坐在椅子上回想著適才發生的事。

   「司空大人!」一個冒失鬼跌跌撞撞闖入。司空禹立刻跳起來,捂住他的大嘴,低聲喝到:「齊恆!你傻啊?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誰嗎?」那人原來是北鎮撫司七品總旗齊恆。「你該叫我什麼?」「公……公子…….」「這才對!」司空禹坐回椅上,「何事?」「您囑咐我們查的龐氏錢莊有消息了!」齊恆喜孜孜的道,「龐氏錢莊是這半年才出現的,沒人知道老闆是誰,而那些破產的大戶,都投資過他們。至於龐氏錢莊在哪兒?沒有人知道,若是想投資,就把錢交給那些人,例如那個瘦男子,他們負責處理。」司空禹沉思了一會兒,「這案子…棘手啊……必須想法子進龐氏錢莊……」忽然司空禹眼睛一亮,「齊恆!你寫信回去跟太子殿下要十萬兩銀子!」「蛤?十萬塊……太子恐怕……」「有問題嗎?你就跟太子說:一開始就可回五萬動態,每月還可回一萬靜態,第一個月就可拿回六萬,萬一不幸錢莊一個月後就倒了,頂多損失四萬,不然五個月就可以全數回本。」司空禹白了齊恆一眼「遵命!司……不對……公子!」

    半個月後,太子如實送十萬兩銀票來了。司空禹去找了瘦男人,「這半個月內,小弟找到了一百人,十萬兩!」司空禹揮舞著一疊銀票,那個瘦男人瞪直了眼道:「吳小弟你太能幹了!是個人才啊!」「喔!這一百人的名字都在這兒了!」司空禹掏出一張滿是名字的紙,心裡想著:「把我手下的人都報一遍不就得了!」接下來幾個月,司空禹不時上繳些銀子,漸漸取得龐氏錢莊的信任。

    一日來到交易現場的竟是個老鼠臉胖子。「你就是吳禹吧!之前那人出了點事,你這小子挺能幹的,要不到我這來工作?」

    從此,司空禹幫老鼠臉胖子處理有關錢莊的雜務,漸漸取得他的信任,也因此得知龐氏錢莊中有一莊主,但從沒有人見過他,莊主底下有十二位總管,是他的左右手,而這位老鼠臉胖子正是其中的林總管。

    前先那位瘦男子似乎是想要遠走高飛,而「被失蹤」了!

    一日,司空禹被林總管召見。「吳禹啊!咱們這龐氏錢莊每個月都會開一次會議,向莊主報告,你這人啊!十分老實,從不問東問西,這次的會議你就跟我一起去吧!」林總管道,「這可以嗎?」司空禹假作推辭,「你行的!」司空禹心中暗自樂著,第一步已成功。

    因為大會議只有總管才能參加,所以司空禹昨日便在林總管的飯菜中下了瀉藥,今早林總管就一直上吐下瀉,而司空禹便順理成章的代替林總管去了會議。

    一進會議廳,司空禹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龍涎香?」司空禹心中一凜,「這不是皇上才有的嗎?是哪兒散發出來的?」就在他尋找龍涎香的來源時,忽然有人低喝:「莊主來了!」司空禹趕忙跟著大家跪下。雖說是向莊主報告,但莊主卻坐在屏風後,不願讓任何人看到他。在所有人戰戰兢兢的報告完後,莊主開始交代任務。「過去一個月來,我們的客人數暴漲,那些銀子要謹慎處理,千萬不可出任何批漏,切記一切小心。」一說完,莊主就離開了。「那些人真是笨啊!」總管們紛紛討論起來,「還自以為投資了商行,真是活該破產!」司空禹漸漸懷疑,龐氏錢莊背後似乎有著可怕的秘密。    回去之後,司空禹徹夜未眠,腦中不斷回想那些對話。「若按照他們的說法,那些鼓舞眾人去投資的商行都是假的,這些銀子一直在他們手上,只是把收到的銀子再分回去而已,就是挖東牆補西牆嘛!那麼……我先假設有三種投資者,第一種,最保守,只找一名投資者,拿回5分利,剩下的再慢慢回本。第二種,一次就找兩個人,直接先回本,每個月再多賺1分利。第三種,也就是最貪心的,一次就找三個人,先賺個5分利,再繼續賺每個月的一分利。另外加上五條運作時的背景狀況,一 . 每個投資者一次只投資100兩,二. 每多找一位投資者可以賺50兩(5分利) ,三. 每個月可以拿回10 兩(1分利),四. 找投資人找5個月之後就無法再找到新的投資者, 五. 這場騙局沒有任何除了回饋之外的支出。

由此得知,一個人時,有100兩,找一人給50兩,剩下的50兩,每個月發10兩,剛好能維持5個月,但第一個月,找人的錢跟第一次的回饋在同一次發,投資者會獲50+10=60兩,所以按理說只有4個月,但最後一排的人是虧錢的,所以他們的錢剛好再支撐一個月,總共是五個月。」接著司空禹大筆一揮

「果真如此!」此外,關於龍涎香,我溜回大廳搜查,只有莊主坐的椅子殘留龍涎香的味道,莊主八成就是那味道的主人……

「龍涎香是唯一線索!必須回京調查,還得向太子殿下報告!」

翌日,司空禹便以回家探望母親為由,快馬加鞭趕回京城。「稟告太子殿下!您讓微臣去調查的事情已有頭緒了!」

司空禹向太子說明了這幾個月的收穫。

  「不出半個月,半年之期就到了,依微臣來看,到時候錢莊會收攤,再換地方重新開始,不如從那時下手……」

太子讚許的點了點頭,「還有什麼需要小王協助的嗎?」「目前微臣得知此人有龍涎香,此物十分珍貴,除非御賜,否則則無法獲得。」「所以你希望小王替你查出父皇將龍涎香賜給了誰?」「正是,殿下。」太子對小太監使了個眼色,不久,小太監捧著一張紙交給太子。「汪直、梁芳……」太子逐一念出名字,「朱祁坤……」,「話說朱太師前幾日不在京城……」太子道,「不在?敢問太師在何處?」司空禹急問,「不知道……昨日才回來……難道是他?」太子有些緊張,「殿下請放心,待微臣查明真相,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果然如司空禹所說,半個月後龐氏錢莊忽然人間蒸發,投資者叫苦連天,而此時的錢莊內部上上下下都在忙著找另一個地方駐紮。

「我必須在第二次悲劇發生前查清真相。」司空禹信誓旦旦的說。

接下來一連好幾天錢莊都在為下一場騙局開會,莊主也會到場。所以,那可憐的林總管又換了個方式病倒了。   

「與人交易,一定會有帳本,那是揭發這場詐騙最有力的證據。錢莊的交易對象極多,銀子數目極大,帳本數量一定不少,莊主連面容都不讓總管們看見,更不可能將帳本交予他們,帳本也一定是莊主親手寫的,但其數量之多又不可能隨身攜帶……如果我推測的沒錯……帳本就藏在會議廳中!」司空禹翻遍了會議廳卻什麼也沒發現……「難道我推測有誤?」大汗淋漓的司空禹失望地躺在地上,喃喃道「這……就結束了嗎?」忽然司空禹感到身上一陣冰涼,「好冷!等等……難道有風?」司空禹一骨碌爬起,敲了敲地板,「空的?」「原來是密室啊!」司空禹揚起一抹微笑,他觀察了會議廳,只有莊主的椅子把手上有比其他地方嚴重的磨擦痕跡,司空禹向右旋轉了把手,忽然一旁的書櫃射出十幾支冷箭,他連忙矮身躲過,「好險……差點就要慘死他鄉……」他深吸一口氣再把把手向左轉,「轟隆隆……」椅子旁邊的石板移動了,露出一條通往地底的石階,下面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司空禹點燃燭火,走下樓梯,地底下是間超大的石室,都是錢莊的帳本。「這也太多了吧……」司空禹隨手翻了翻,確時,一切就跟他想的一樣。「每一本的字跡都一樣……這是否是太師的筆跡?」就在他琢磨筆跡時,發現在密室的一角還有間小房間,司空禹禁不起好奇驅使,推門而入。

「這……」司空禹瞪大了雙眼,眼前竟是一具具殘破不堪、面目全非的屍體,整個房間中充斥著屍體腐爛與燒焦的惡臭味,有些屍體尚未腐爛,還可看見身上慘不忍睹的傷痕,其中一具依稀是先前那位瘦男人,看來他們都是想要脫離錢莊而被滅口。「竟然如此狠毒!」司空禹怒道。「來人啊!有入侵者!」上頭有人大喊,司空禹一驚,拿了幾本帳本,拔出配劍,對方已團團將他圍住。「吳禹!你竟敢背叛錢莊!去死吧!」司空禹冷笑一聲:「一群草包!」話音未落,人已翻出圈外,劍光所及之處,鮮血四濺,有一人感覺不對,轉身便要逃走,司空禹一個轉身,擲出長劍,狠狠的穿透那人的背脊。「也不看看是向誰拔刀!」司空禹還劍入鞘,連忙趕回京城。和太子對照過太師的筆跡後,司空禹更加確信那人便是太師,因此他又再度委託太子幫忙。

在太子的安排下,司空禹終於見到皇帝,準備揭發一切。「愛卿,你找朕有何事?」明宗憲問道,「還不讓旁人知道。」「稟告皇上,接下來微臣說的話可能十分荒唐,但句句屬實。」「說吧……」司空禹深吸一口氣,道:「微臣奉太子之命到杭州調查破產案,此事是由龐氏錢莊製造的騙局造成。他們利用投資商行這個理由吸引大家加入,讓所有人以為能因此獲得賺錢的機會,但其實那些賺的錢都是其他破產投資人的錢,因此才會造成有些人破產、有些人暴富,而龐氏錢莊就派人去將破產的人說得十惡不赦,活該破產,並繼續吸引新的投資人加入,直到整個機制運轉不下去,才把整場騙局收起來,而微臣算出他們的運轉週期差不多是半年,簡單來說他們每半年就要重新來過。」

   看到明憲宗聽得一臉懵,司空禹心中無奈道:「皇帝沒救了……」「那是誰指使的?」明憲宗愣愣問,「這是在錢莊找到的。」司空禹遞上帳本,「這是……太師的字跡……」明憲宗翻了翻帳本,心中一凜,「這確實是太師的字跡,朕不可能認錯……但怎麼會?」司空禹在一旁壞笑道:「皇上,微臣有一計……」

    兩週後,長久不管朝政的明憲宗忽然下了聖旨要查帳,次日朱祁坤便告老還鄉。

    海上出現十幾艘要去朝鮮的大船……「大家要小心!船上載的可是黃金啊!」「碰!」「怎麼了?」「沒事沒事!有人暈船撞到頭……」

  朝鮮官府收到密報,有人在港口企圖以假黃金做交易擾亂市場,在從明朝來的船上查獲假黃金數萬兩,船上的人皆被逮捕。朱祁坤……欸不對……是龐兹!再次入牢,病死他鄉……

「報告皇上!黃金已全數找回!」旁邊太監道

「吾皇萬歲萬萬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