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數」,無獨有「我」 |2021數感盃|高中小說|佳作

作者 林立珣/ 新竹女子高級中學

(心中有「數」,無獨有「我」) 

七點三十分,一個平凡不過的週三早晨,晏平考卷上的空格和頭上的日光燈一樣慘白。 窗外小鳥一聲一聲拔尖的鳴叫劃破晏平周遭的寧靜,「煩死了。」晏平嘀咕。 佩嘉則在另一個世界,她不覺得解題有什麼困難,甚至以跳圓舞曲的態度認為考卷就像 

芭蕾紗裙般曼妙,而鉛筆從指尖旋轉、炫技般的跳躍、落定。考試開始二十分鐘,佩嘉的考 卷上已不見空格,全在頭腦旋律播放時搞定。 

週三的早晨是例行的數學考試時間,是某些人的夢魘,同時卻是其他人的美夢,因此他 們從來都不是同路人,至少在數學的世界裡不是。 

晏平撐著的頭越發沉重,他感覺自己向下陷落,周遭的一切都在高速旋轉,他以為自己 只是快要睡著而眼睛朦朧,但同時震耳欲聾的鐘聲響起,在他耳邊迴盪著殘響,這樣震撼又 真實的感覺不可能是夢。鐘聲敲了一下又一下,晏平努力保持冷靜,但他原本腳踏的地板也 開始劇烈搖晃,「是地震嗎?」晏平心想,還是世界末日?「我還不想死欸。」晏平覺得在這節 骨眼想到還沒吃完好吃的早餐是件很蠢的事,但紊亂的思緒很快被最後一下鐘聲打斷。晏平 發現自己不是向下陷落,而是被壓縮了,他的頭被強制壓向考卷,整個人倒栽蔥似的投影在 考卷上,慢慢吸入成為題號旁的一個藍點。 

原本輕鬆轉筆答題的佩嘉也感覺到不對勁,景物旋轉、鐘聲響起、地面搖晃、投影吸入。 但不愧是佩嘉,她清楚知道這不是幻覺,她留意每個過程,在心裡默數十一下鐘聲。 「咚」晏平掉入雪色空間裡,充滿未來感的大門與岔路令他頭暈目眩。走了幾步後,天 上一個紅點越發接近地面,越來越大。「咚」一個物體落地。晏平湊近看才發現是佩嘉。 「疼死我了」,佩嘉揉著頭上剛剛磕到地而腫起的包。 

「這是哪裡?」晏平焦急地問。 

佩嘉環視四周,瞥見門上的數字、雜亂的算式和橡皮擦屑。 

「如果我沒猜錯,我們應該是被吸進考卷裡了。」 

晏平不相信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會發生,但全白只以數學符號裝飾的世界時時提醒他這並 不是夢。

「那要怎麼回去?」 

「我也不清楚,但我想我們沿著標示走,會找到方法的。」

佩嘉走到標示著 1 的大門,推開後發現牆上正是剛才數學考卷第一題的題目。而一旁擺 放的白板寫著答案欄。剛寫完考卷的佩嘉記憶猶新,她立刻拿起筆寫下答案。 出乎意料的是,佩嘉寫下的答案會在幾秒內淡去,消失無蹤。 

「還是我來試試?」晏平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但晏平的筆跡也在幾秒內消失。 

一個念頭突然掃過佩嘉的腦袋,「你知道這題怎麼算嗎?」佩嘉問。 

「不知道。」晏平誠實回答。 

「如果我和你都無法單獨寫上答案,這表示,我們要合作,只有你真的懂了並寫上答案, 才能順利破關。」佩嘉瞥見一旁放置文具的桌子,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測。 忽然門被劇烈撞擊,從門縫可以看出一個巨大的紅色怪獸拔山倒樹而來,隨時可能摧毀 大門。佩嘉在心中揣測那是老師紅筆化成的怪獸,晏平的恐懼造就了怪獸的出現。 「時間不多了,你現在認真聽我說的話。」佩嘉一臉嚴肅,晏平也抱著上戰場的心態準 備傾聽。 

「這是經典的兔子繁殖問題,運用費氏數列就能解決。規則如下: 第一個月初有一對剛 誕生的兔子;第二個月之後可以開始生育;每月每對可生育的兔子生出下一對新兔子;兔子 永不死去。因此每個月的變化都會是 A:剛誕生的兔子長成成熟的兔子,以及 B:成熟的兔子再 生出一對兔子。」 

「所以第一個月有 1 對」,「第二個月這對剛出生的兔子長成成熟的兔子(A 變化)1 對」,「第 三個月這對成熟兔子,和他們生出的兔子(B 變化)是 2 對」,「第四個月是剛出生的兔子產生 A 變化、成熟的兔子本身、再加牠們生出的兔子(B 變化),總共 3 對。」佩嘉的手熟練地在紙上 演算、畫圖。

「所以第五個月是 5 對。因為一對兔子產生 A 變化,其他兩隊成熟的兔子本身、加上牠 們生出的兔子(B 變化)。」晏平脫口而出的正解讓佩嘉興奮且充滿動力。

「沒錯!」佩嘉臉上毫不掩飾讚賞的光芒,這讓晏平心生驕傲,但現在慶祝還太早。 「觀察我們剛剛得到的數字 1,1,2,3,5,你發現什麼了嗎?」 

「每項都是前兩項的和?」 

「一點沒錯,這題要求 12 個月有幾對,你試試看。」佩嘉一臉期待地把筆遞給晏平。 「1,1.2,3,5,8,13,21,34,55,89,144,答案是 144!」 

晏平在白板寫上 144,這次筆跡完整無缺。白板被上方垂下的磁鐵吸走,後面是寫著 2 的大門。 

他們進入四角椎的空間,儘管佩嘉有印象考卷第二題問四角椎的體積,她也忘了答案, 況且還必須讓晏平理解。在看似絕望的情況佩嘉很快梳理好思緒。首先他們要知道底面積, 但他們沒有任何測量工具。 

忽然佩嘉靈機一動,她知道考卷上的題目一定在她能力範圍內。 

「你身高多高?」佩嘉問到。 

「一百七十公分。」 

「你能靠著這面牆躺下嗎?」 

晏平配合地照做,佩嘉驚喜地發現,三角形一邊的長度剛好與晏平的身高相等。佩嘉毫 不遲疑地在另一面牆躺下,長度剛好是她的身高,一百五十公分。 

這熟悉的數字觸動佩嘉的敏感神經,直角三角形的一組比例正是 8、15、17。她想到上一 個房間的桌子上有個三角板。 

「你能回到剛剛的房間拿三角板嗎?」因為第一題的白板已經消失,佩嘉合理猜測房間的 動向只能是單向,意味著如果門關上了,但他們在第一題的房間,他們將再也無法到第二個 房間。 

在紅筆怪獸緊逼下,派出晏平每百米十三秒的飛毛腿是最好的選擇。 

「務必小心。」佩嘉提醒, 

晏平向她點點頭,他堅定的眼神讓佩嘉放心不少。 

「就算知道底面積,那要如何測量高呢?」這才是真正困擾佩嘉的問題。 晏平很快地回來了,佩嘉拿三角板比對牆角,「果然是直角!晏平,算一下三角形面積。」 佩嘉望向四角椎頂端,她發現一個綠色的光點正直直墜落。 

光點落地,「沛榛?」佩嘉驚訝地大叫出來。 

沛榛雖然名字少女,卻是不折不扣的大男生。 

「你們怎麼也被吸進來了?」沛榛一臉詫異地看著佩嘉和晏平。但現在恐怕不是追根究柢 的好時機,因此沛榛也只是問問,破關才是首要任務。 

佩嘉想到,一直無法測量的高的線索可能就在沛榛身上。 

「沛榛,你知道四角椎的高是多少嗎?」 

「這裡的題目都有跡可循,這裡的物品一定有存在的意義。這裡有把梯子,黏著牆延伸 到頂端,它的長度就是高了。」梯子實在不明顯,要是沒有沛榛的提醒,佩嘉壓根沒發現。 梯子大約是兩個男生的身高,「我在下面幫你們穩住梯子,你們爬上去吧。」 沛榛和晏平的身高加總果然是梯子的長度。晏平的一百七十公分加沛榛一百八十公分是三百五十公分。

「底面積是六千平方公分」晏平說到。 

「三分之一乘以六千乘以三百五十公分是七十萬平方公分!」 

晏平在門邊密碼鎖輸入 700000,門喀擦一聲打開了。 

佩嘉和晏平相視而笑,佩嘉牽起沛榛的手:「走吧。」 

下一個房間放著一臺鋼琴,他們看到牆上的題目:三個鋼琴黑鍵和一個白鍵的組合共有多 少種? 

「白鍵有 52 個,黑鍵有 36 個」沛榛身為遊戲的資深玩家,對基本的問題瞭若指掌。 佩嘉一邊在鋼琴樂譜上寫下算式 ,一邊和晏平解釋組合符號:「上方是相異物的數目,下方則是要取的數目。36 個黑鍵放上面,要取 3 個放下面。」 「我們設從 n 個相異物中取 k 個。而計算方式就是 就是 n 往下乘 k 個÷1 往上乘 k 個」 「我知道,這裡我上課剛好沒有睡著。因為用 P 排列再除掉排列數。」晏平不好意思地 搔搔頭。 

晏平開始覺得數學不是一文不值又了無生趣的東西了,更何況現在只有數學才能救他出 去。 

「砰砰砰」紅筆怪獸劇烈撞擊著大門,這力道幾次就足以把門摧毀。 

「我去守住門,你們不用管我。」沛榛自告奮勇。 

「你不知道怎麼破這題嗎?」佩嘉冷靜的臉也難免慌張起來。 

「我不知道被困在這裡多久了,每次都在這關失敗。」沛榛的臉已不見害怕慌張或閃躲, 更多的是從容就義的平靜。 

「那我們趕快想辦法,不要浪費時間了」平時幼稚的晏平難得認真的臉激起佩嘉的鬥志。 沛榛用全身的力量抵住門,佩嘉和晏平都知道他無法支持太久。 

「明明已經有答案了,可是這裡沒有密碼鎖能輸入。」佩嘉來回踱步,思忖各種可能性。 「這裡的題目都有跡可循,這裡的物品一定有存在的意義。」晏平坐在鋼琴凳上,想起 沛榛說過的話,他專注地注視著眼前的樂譜。 

學過鋼琴的晏平看慣五線譜,但還是看得懂簡譜。眼前的樂譜除了象徵音符的數字,旁 邊還有一個奇怪的圓餅圖

晏平想起佩嘉掉入空間的紅光以及沛榛的綠光,他問佩嘉:「你知道我的顏色是什麼嗎?」 這看似荒謬的問題卻讓佩嘉眼睛一亮。 

「你剛剛思考的時候好像有藍色的光點在旁邊圍繞。」 

「那沒錯了!」晏平豁然開朗。 

「這個紅綠藍三個顏色就是我們三個的代表!這個圖中,紅綠藍各占1/3,也就是剛剛的答 案要再除以 3。」 

「371280÷3=123760」佩嘉反應很快。 

「紅綠藍是光的三原色,加在一起是…」 

「白色!」晏平和佩嘉異口同聲說出。 

「所以我們要一起完成這個任務,在白鍵上彈出 Do Re Mi Si La,0 是休止符,記得要休 息一拍!」晏平清楚下達指令。 

晏平首先彈出這五個音,接著他跑向沛榛。沛榛馬上理解情況。佩嘉也完成了,在沛榛 談完 La 的一拍後,鋼琴被上方的磁鐵吸走,標示 4 和 5 的岔路浮現。 

他們毫不猶豫推開 4 的大門,卻發現那裡充滿紅筆怪獸,以要吞噬他們的氣勢衝向門口, 嚇得晏平趕緊關上門。 

空氣頓時凝結,剛剛綻放希望的花火正在墜落,快要消失殆盡… 

好不容易有了曙光,他們又再次墮入黑暗。 

「我已經被困在這裡快一天了,我怎麼努力就是無法出去。」一向積極的沛榛終於露出 倦怠和妥協。 

「寫考卷時,我不知怎麼被奇怪的力量控制,耳畔還有鐘聲敲響,等我醒來時我就在這 裡了。我抓緊時間破題,但每次都有新的困難,現在甚至出現紅筆怪獸,我真的不知道怎麼 辦了。」沛榛的肩膀開始抖動,豆大的淚珠掉落。 

空氣變得無比沉重,壓在他們身上幾近無法負荷。

「現在放棄還太早!」晏平首先起身。 

「對!你無法破關是因為要我們一起,才能突破難關。你就是缺失那一角,我們都需要你! 我們三個,少了誰都不行。」佩嘉也附和。 

沛榛抬起埋著的頭,眼神再次綻放光芒。 

「一起!」三人的手緊緊牽在一起。 

「這裡的題目都有跡可循,這裡的物品一定有存在的意義。」晏平說出沛榛說過的話。 沛榛回想起的第三題的鋼琴排組、第二題的四角錐體積、第一題的費氏數列。 1,1,2,3,5,費氏數列裡並沒有 4,卻有兩個 1,這表示:「並不需要做第四題,並且 要用第一題的線索。」沛榛說出他的推理。 

沛榛推開 5 的大門,果然順利進入。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座標軸,以 x 軸為界, y=x2以及 y=-x2 

「這是一道選擇題,我們必須在這兩者間作出選擇。」佩嘉知道第五題應該這樣做。 一連串的破關讓佩嘉忘記究竟正確答案是何者。 

「找線索吧,會有辦法的。」晏平鼓勵她 

沛榛找到一幅雙面的畫,畫的正面是一個女孩和男孩背對背走路,背面則是一個倒立的 男孩。 

「背對背象徵這兩個選項是對稱的,而男孩倒立時手是兩個端點,而兩腳並在一起。」 佩嘉說出。 

「把這三個端點一連,正是 y=-x2圖形。」晏平接著補充。 「好,選擇 y=-x2」。沛榛觸碰圖的下半,y=x2的圖形消失。

y=-x2的圖形開始放大、變色,沛榛發現這是一口鐘。鐘出現的同時,上方的警報器開始 倒數,門後是無數的紅筆怪獸,他們只有一分鐘的時間。 

佩嘉想起之前聽到的鐘聲。「我們要用對的次數敲鐘。」 

五十五秒。 

「我聽到了十一下。」佩嘉說。 

「我只聽到一下。」沛榛接著表示。 

「我忘了…」晏平著急地抓頭。 

四十五秒。 

「你的次數應該跟我們有關。」佩嘉看著晏平。 

「並不需要做第四題,並且要用第一題的線索。」沛榛說的話在佩嘉腦中閃現。 三十五秒。 

「第一題的答案是 144,而這題是 y=-x2。144=122,差一個負號表示,你要終止這十二下 鐘的殘響。」 

二十五秒。 

佩嘉拿起一旁的鐘槌,開始一下又一下地敲。一敲響晏平立刻捏住鐘的壁,終止殘響。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能感到地面晃動。鐘的聲波強烈到撼動整個空間。 十五秒。 

咚-咚-佩嘉繼續敲著。 

五秒,四秒,三秒,兩秒,一秒 

沛榛接過鐘槌,敲響最後一下。 

計時結束。 

他們被不知名的力量吸起,混合成一道白光,從空間中的一個洞抽送出去。 「沛榛、晏平、佩嘉,你們為什麼隨便離開教室?」老師凌厲的聲音傳來。

「老師,下次不會了。」佩嘉嘟起小嘴。 

晏平揉揉眼睛,懷疑這到底是不是夢,時鐘顯示七點三十五分。「原來那裡的一小時這裡 的一分鐘。」他心想。 

「看來數學並不是惱人的東西,是有趣的玩意。」晏平的結論難掩欣喜。 佩嘉則體悟到:「看來數學和別人一起分享更加有趣。」 

沛榛則十分感激共患難的兩個朋友。 

晏平看向佩嘉。 

佩嘉給了晏平一個「噓」的手勢。 

沛榛則對他眨眨眼。 

晏平投以他們微笑。 

一個不平凡的週三早晨,晏平考卷上的空格開始有了顏色。 

窗外小鳥一聲一聲拔尖的鳴叫劃破晏平周遭的寧靜,形成輕快的旋律,讓佩嘉的圓舞曲 從獨舞跳成了三人舞。 

「現在我們是同路人了。」晏平在心裡慶祝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