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的征途|2020|高中職短篇小說|銅獎

作者 周昀蓉

在遙遠未知的地方,有一個叫做麥什麥提克斯的王國――由於名稱實在太長,經常被簡 稱為麥什。

然而,向來無憂無患的麥什王國,如今卻碰上一件難題。國王苦惱得睡不著覺,決定在 全國上下頒布公告,徵求有志者入宮。

幾天後,一名年輕男子出現在宮殿大門前。 「我的名字是迪伊,我應國王的徵召而來。」 他往城垛上喊道。

國王得到侍衛的通報,高興極了,帶著迪伊來到宮殿中庭。這個花園為紀念麥什王國的 歷代先王而建,由國王的獨生女,熱愛數學的希帕提亞公主親自設計。沿著走道兩旁精心種 植了以一、一、二、三、五、八、十三、二一……數目排列的畢氏樹――這個樹種最大的好 處是:每棵小樹苗一開始都只是個L × L × L的正方形,只要樹與樹之間留好6L的間隙,就永 遠不用擔心枝條彼此交錯的問題了!

兩人在沉默中並肩走了幾步,只聽國王緩緩開口道出難題所在: 「我的獨生女,美麗的希帕提亞公主,三天前失蹤了,至今音訊全無。」 年邁的國王眼睛濕潤,臉頰上滑下一滴晶瑩的淚珠,落入蓬鬆的白鬍裡。 迪伊思索了片刻道:「您希望我能找到她,陛下?」

國王點點頭。
「您覺得,她是自己離開,還是被挾持的?」
國王沉思了一會兒。 「就衛兵所說,公主失蹤前的最後位置是在她自己的臥房裡,但

那裡並沒有任何打鬥掙扎的痕跡,反而一切都整整齊齊……」 「親衛隊已經搜遍全城。恐怕……公主已經離開都城了。」 「我了解了。我會找到她的,您放心吧。」

該從何尋起?

離開宮殿後,迪伊漫無目的的在市街上遊晃,留意著所有市井小民的交談,興許會有些 有用的線索。

離開都城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座城市建於沙漠中的一小片綠洲,四周方圓百里都被茫 茫沙海環繞,危機四伏,也很容易迷路。只有有經驗的商隊或像迪伊自己這樣的探索家知道 如何安全橫越沙漠。

說到商隊……

迪伊頓了下,反應過來,匆匆跑向不遠處的一棟建築物,上頭的招牌寫著「商隊管理 處」。所有進出城市的商隊活動都必須經過這裡的登記手續。

「嗯……三天前離開城市的商隊,是吧?讓我找找……」管理員是個戴著細框眼鏡的老 頭,頭髮禿了大半。他從一旁的架上拿下一本厚厚的紀錄冊,一頁頁開始翻找。

「啊哈!在這兒!所有這個月進出城市的商隊都在這上頭。三天前嘛……似乎只有一筆 資料呢。」

他把眼鏡湊近紙張,細瘦的手指滑過一行行筆跡,最後停在接近底部的位置。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他輕呼一聲,眼睛亮了起來。 「怎麼了?」迪伊接過本子,好奇地問道。 「兩百八十四頁,第兩百二十筆紀錄,呵呵,真是太巧了,太巧了!」老頭咯咯笑了起來,灰白色的稀疏鬍鬚微微顫抖著。

「284 和 220?這是……畢達哥拉斯先王所提出的,親和數?」 迪伊湊近了看。

「沒錯。這兩個數,彼此的全部正因數之和,扣掉自身,正好與另一方相等。看來你小子也頗有研究呢!先王還曾經說過:『朋友是你靈魂的倩影,要像 220 與 284 一樣親密。』」

「好啦!回到正題,你要找的是拉罕商隊。他們三天前剛離城,這裡的紀錄顯示,他們 的目的地是東方,臨川城,要把一批香料運送到當地的港口。」

臨川城?
迪伊腦中閃過一點想法。 他謝過管理員,順道向他借了匹平時用來送信的快馬,馳騁而去。

離開都城的第二天晚上,迪伊就碰上了沙漠中常見的麻煩――強盜。

這些大盜專搶滿載貨物的商隊,運氣不佳的旅行者偶爾也會撞進他們的活動範圍。運氣 不佳,比如此時雙眼被矇,倒掛綁在帳篷樑柱上的迪伊。

「嘖,這小子,身上什麼值錢東西也沒有,只有一小袋錢幣和身上的衣服。那匹馬倒能 賣個不錯的價錢。」只聽一個強盜嫌棄的說著,從有點模糊的金屬敲擊聲來看,應該就握著 迪伊的錢袋。

短暫的沉默後,迪伊感覺到他的蒙眼布被粗暴的扯了下來。 「你!帶著這點可憐的行囊在沙漠裡做些什麼?」一個低沉的聲音嘶吼。 迪伊眨眨眼適應光線,因為腦充血還頭暈著。 「我,我是個探險家!」 問話的人哼了一聲。「一個愚蠢的探險家,顯然。」 「放我走!」迪伊不悅地叫著。

這時,帳篷外傳來粗魯的爭吵聲。 「哎呀,管他的呢!一次賣完不就得了!」 「你傻呀,要我說,一半一半最好!」

「憑什麼聽你的!」
「#%*#@%……!」 問話的人似乎是他們的頭領,抬起頭往帳篷外一吼:「吵什麼!」 空氣立即安靜下來。不久,一個小嘍囉畏畏縮縮地彎腰進來,報告道:「首領,是貨物

的問題……」 「有事快說!」

「是這樣的,咱們這批香料不是要運到都城和遠山城去賣嘛,但就市場上的價格,單批 三十公斤時以每公斤一百塊金幣計價,每多一公斤就少三塊金幣,少一公斤就多三塊金幣。 但我們這次貨有足足八十公斤,大夥拿不定主意怎麼分成兩批呢。」

首領擰眉思考,卻聽身後迪伊歡快地說:「這簡單。你們放我下來,我就告訴你們最佳 分法。」

「我們先假設第一批有30 + x 公斤,這樣每公斤為 100 − 3x 金幣;
剩下 50 − x 公斤為第二批,每公斤為 100 − 3(20 − x) = 40 + 3x 金幣。」


迪伊在沙地上比劃著。
「如此一來,總價格就是(30 + x)(100 − 3x) + (50 − x)(40 + 3x)
= −6(x − 10)2 + 5600。兩批各 40 公斤是最划算的。」 一群圍在他身邊的強盜驚奇地睜大眼睛。 迪伊又笑了笑。「其實,不論原本的貨物量多寡,對半分成兩堆永遠都是最划算的。」 「何以見得?」
「假設原本有A公斤的貨物好了。這樣一來,總價格可以表示為 (30+x)(100−3x)+(A−30−x)[100−3(A−60−x)],相當於兩批貨物分別為

迪伊埋頭振筆疾書,再抬起頭來,圍繞著他是一幫莽漢們佩服的神情。

作為報答,強盜們決定放迪伊自由。天色漸暗,強盜們熱情地邀請迪伊留下共度夜晚,

但他婉言推辭了,說是急事在身,耽擱不得。 遠方的夕陽漸漸落下,把金黃的沙子映成橘紅色。迪伊向強盜們揮揮手,跨上馬背,奔馳而去。

商隊行進肯定是會走走停停,但迪伊接下來晝夜不停地在馬背上奔馳了三天三夜,竟然 趕在與商隊差不多時間抵達臨川城。

「呼……這城市可真大……」 他牽著馬來到一處旅店。旅店這種地方,人多繁雜,打探消息再好不過。 旅店內大部分空間昏暗,除了中央的環形吧檯,沐浴在圓拱天窗灑落的陽光下。 迪伊鎖定目標,逕自閃過穿梭的人群,朝吧檯走去。 酒保向來是各城鎮的八卦中心。來來往往的旅客聚集在此,各種八卦傳聞無一逃過酒保

敏銳的雙耳。
他靠在吧檯邊,身子微微向前傾,手肘撐在檯面上。
「先生?需要點什麼嗎?」 「我在找人。一個年輕女子,金髮,差不多這麼高。」迪伊用手在空中畫了道線。 「我有什麼義務提供您訊息?」
很好。他知道一點事情。只要讓他開口就成。 迪伊又往前傾了一些,臉上掛著高深莫測的微笑,壓低聲音道:「你膽敢違背國王的旨意?」
酒保有點退縮,不確定地打量著迪伊。 迪伊已經從吧檯邊退開,站在約半步遠的距離,雙手負在身後,下巴微微仰起,眼神直

視酒保的眼睛,散發出一股不容侵犯的氣息。 酒保決定,他冒不起真的得罪一位高位人士的風險。 「幾個小時前,有這麼一位女子獨身前來投宿。名字是菈薇。十六號房。」 迪伊點點頭,拋給他一枚金幣。 「謝謝你的配合。」

迪伊上了樓,來到酒保所說的十六號房,輕輕叩門。幾秒後,一個披著斗篷戴著兜帽的 人拉開了門,兜帽下隱隱露出一綹金絲。

迪伊微微一笑,禮貌的鞠了一躬。「菈薇小姐。或著我該說,希帕提亞公主殿下?」 「我不認識你。」女子嗓音中的警戒感再明顯不過。 「是的。但我相信我們有著一些……共同點。」
「喔?」

「我猜您也是要去帕索山的吧?」
「你怎麼――」 「您不是唯一聽到傳聞的人。臨川城是距離帕索山最近的城鎮,任何想前往那裡的人都得先在城鎮裡補給物資。」迪伊聳了聳肩。 希帕提亞似乎放鬆了點,但還是懷疑地盯著他看。 「前往帕索山的路途危險重重。若您不介意的話……可否讓我一同前往?」 希帕提亞陷入了思考,似乎在糾結些什麼。 「您的父親。他很擔心您的安危。」 片刻後,她重新開口:「好。還有,請叫我希帕提亞。」 迪伊伸出一隻手,被希帕提亞回握。「迪伊。」

兩天後,迪伊和希帕提亞離開臨川城,討論接下來的行程。 兩人在城外郊區,各自的馬匹栓在樹上,藉著樹蔭乘涼。 希帕提亞把一張地圖攤在地上。「從臨川城到帕索山,前半段路程都是平原,不會是太

大問題。但在這裡……」她指了指地圖上一個標著紅色三角形的地方。「帕索山位在塢督山 脈深處,進入塢督山脈的唯一入口便是這座峽谷。但那裡向來以作為一處強盜大本營而惡 昭彰……」

迪伊看見她皺起眉頭,笑了笑。「啊,強盜的事,我倒有點辦法。」
「怎麼說?」 「這個嘛,來臨川城的路上,遇上了一些,嗯,朋友。總之放心吧。那些強盜不會為難我們的。」迪伊轉身走到馬匹身邊,蹲下身解開繩索。 希帕提亞嘆口氣,把地圖重新捲起收好。 「希望能如你所說。」

一路上的旅途倒是比想像中順利,似乎這無邊無際的平原上就沒有其他旅人。幾天後, 兩人來到峽谷入口處。

「你真的確定強盜不會找我們麻煩?」希帕提亞騎在馬背上,緊張地環顧四周。峽谷底 部寬約五六公尺,兩旁崎嶇的山壁浮現一層層石紋,是遠古以前河水沖刷留下的痕跡。

「相信我。」迪伊自信滿滿地回答。

兩人剛拐過一個彎,就見四五個手持彎刀的大漢擋在狹窄的道路前,困住前進的方向。 背後也傳來一點聲響,幾個手持弓箭的蒙面人從石壁跳下,拉開弓弦。

「陌生人,你們這是自投羅網。首領會很高興把你們的頭顱加入收藏品中。」 「告訴他,我有拉薩姆的祝福。」
「你要如何證明?」 迪伊舉起右手。從食指垂下,緊貼掌心的,是一枚用紅繩繫住、黑色六邊形、有著刻紋的石頭。
「這是他的信物。」 幾個強盜面面相覷。拉薩姆是他們首領的胞弟,兩組人馬雖不常往來倒也維持著不錯的關係。持有拉撒姆信物的人會被視為兄弟倆的朋友,擁有自由進出領地的權限。就他們所 知,拉撒姆極少、幾乎從來沒有給過陌生人他的信物。

「你怎麼得到信物的?」強盜懷疑地問道,但放下了刀。 迪伊聳肩:「我幫了他一點小忙。」 空氣安靜了幾秒。在為首的強盜示意下,擋住去路的大漢們往兩旁退開,讓出道路。 「很抱歉。你們可以通過了。」

「謝謝。」

希帕提亞悄聲問迪伊:「你幫了那強盜什麼忙?足以讓他對你如此信任?」她聽上去很 好奇。

迪伊嘿嘿一笑。 「這個嘛,數學的魔力,無人不被折服。」 希帕提亞愣了下,也笑出聲。

果然,再也沒有強盜阻攔,迪伊和希帕提亞暢行無阻地通過了峽谷,一路來帕索山山腳 下。在一條小徑的入口處,立著一塊牌子和一張地圖:

「我們得找到通往火山內部的入口。」迪伊研究著地圖說,腦中照著式子建構出大略的 模型。

「上山吧。時間不多了。」

上山的路安靜的出奇,近乎詭異。一路上,除了兩人的腳步聲,什麼聲音也沒有;除了 偶爾經過幾棵枯樹,全然沒有生命跡象。

夜色很快就要降臨了。

「我們得在天黑前找到棲身的地方。」希帕提亞指出。迪伊點點頭,指著前方:「前面 似乎有個山洞。」

希帕提亞看過去,突然驚呼一聲。只見一隻大型禽鳥朝他們飛撲而來,拍動翅膀的同時 幾根黑色羽毛掉落下來。

兩人連忙低頭閃避,以為危機已過,才剛抬起頭就見一大群體型較小的黑羽鳥從山洞中 振翅而出,黑壓壓一片,在上空盤旋,發出此起彼落的嘎嘎聲。

「看來那個山洞會是個糟糕的選擇!」迪伊喊著。

然而,就在這時,烏雲密布的天空開始降下雨來,起初只是小雨滴,滴答滴答打在石地 上,很快卻變成了傾盆大雨,沉重密集的雨點打在兩人身上,浸溼了衣物。

希帕提亞打了個冷顫,裹緊斗篷――雖然並沒有什麼用。她咬著牙說:「我想沒有其他 選擇了!」

迪伊皺著眉,幫著希帕提亞在濕滑的石地上站穩,一步步往山洞走去。 兩人不敢太深入未知的山洞內部,在接近洞口處靠牆歇息。 「等等,你有看見嗎?」迪伊突然坐直身體,往山洞內望去。 希帕提亞搖搖頭。「怎麼了?」

迪伊遲疑的抓了抓頭。「剛才好像有一點火光,投影在石牆上……也許是我看錯了吧。」

希帕提亞站了起來。「不。我也看見了。而且越來越亮了,像是在吸引人過去……」她大膽地往內走去,腳步很輕很慢。 迪伊不放心她,也跟在後頭。兩人沿著低矮的隧道走了幾分鐘,來到一個寬闊挑高的大廳。環繞大廳的牆上刻滿密密麻麻的數字,閃著微弱的紫光,不斷變動著。 一個瘦高的人影佇立於大廳中央,背對入口。他的穿著看上去曾經是華麗的,只是蒙上了一層暗沉的灰,一切顏色似乎每分每秒都漸漸黯淡。 「啊。終於,在這麼久以後……」他低語,聲音聽上去是如此滄桑、疲憊。 迪伊和希帕提亞小心翼翼地上前走去。 老人轉過身來。迪伊一見到他的面龐,瞬間瞪大了眼睛。 「是……是你?這,這是……」 他們面前的老者,正是幾天前迪伊在商隊管理處見到的老頭,只不過他現在似乎更……衰老。 「啊,迪伊,孩子。真高興見到你。當然,還有遠近馳名的公主殿下。」他垂首致意。 「您好。」希帕提亞禮貌地回禮。

「我的時間不多了。啊,時間,曾經是如此美妙。曾經,在這個只有數字的國度裡,它 影響不到我們……」

「您們?您是說,還有其他,像您一樣的人?」

「是的,我美麗的妻子,和一雙兒女。」老人的眼中浮現一抹哀傷。「但現在,只剩下 我獨自一人守護這裡。」

「發生了什麼事?」希帕提亞小心地問道。

「這是一個只有數字的國度。」老人又重複了一次。「我們是維持平衡的守護者。我, 米納斯,代表減;我的妻子,安,是加的象徵;雙胞胎摩提玻和荻芬是不斷抗衡的乘與 除。」

「我和安彼此制衡、互補,正如我們的孩子一樣。但平衡終歸被打破。摩提玻和荻芬的 力量哲漸成長的同時變得越來越不穩定。安和我害怕他們的纏鬥終將吞噬掉這整個地方,不 得已,將兩者同時消滅。」

迪伊和希帕提亞默默聽著,感受到米納斯語中揮之不去的哀傷與疲憊。 「然而,失去孩子對於安來說,太痛苦了。她再也無法承受,一年前逝去了……」 米納斯直視他們的雙眼。「隨著安的逝去,只剩下我守護這個地方。但我是減的力量,一點一滴,整個國度在逐漸消亡。時日不多了。到達某個極限時,整座山峰都將崩塌。」 「所以我放出了傳聞,尋找可以將知識傳承下去的繼承人。你們回應了召喚。現在,你們必須證明擁有這般能力。」 「永別了,迪伊,希帕提亞。不論你們是否成功,這都將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不等兩人開口說些什麼,米納斯手一揮,大廳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懸浮在空中的寬闊平台。往下望,橘紅色的岩漿池不斷冒著泡,照亮了漆黑的空間。 迪伊和希帕提亞眨了眨眼,對於突如其來的變化感到訝異。

平台中央放著一只不大的箱子和一塊薄鐵盤。希帕提亞蹲下身,朗誦出鐵盤上的文字:「此乃一整係數多項式,將七與一大於七之整數代入,得七十七與八十五。此解即為寶 盒之鑰。」

「代入 7 得 77,代入一比 7 大的數得 85……」迪伊來回踱步,擰眉思考。 「如果再假設一個多項式呢?」希帕提亞思索一番後說道。 「喔?」迪伊停下腳步,露出好奇的表情。 希帕提亞從行囊裡抽出紙筆,寫道:

迪伊盯著這行字,恍然大悟,接過筆完成式子:

兩人交換一抹興奮的微笑,匆匆趕到寶盒邊。只見寶盒側邊有著四個長方形,分別附著

一個可移動的卡榫:

「這是……」 「二進制!一定是的!1410=11102―」 希帕提亞伸手撥弄了幾塊卡榫,變成:

最後一塊卡榫就位時,只聽「喀!」一聲,寶盒的蓋子被打了開來。

裡頭是一個卷軸。迪伊剛要伸手去拿,突然一陣天搖地晃,差點沒站穩腳步跌入岩漿, 所幸希帕提亞及時拉住他。

「地震!」

「不只……這整個地方都要坍塌了!記得米納斯說的嗎?」希帕提亞叫道。「快!拿了 卷軸,趕緊離開這!」

迪伊衝過去把卷軸拾起,塞給了希帕提亞。兩人張望四周,從平台延伸出去,有一條路 通往一個像是出口的門,兩人跌跌撞撞衝了過去,一路通往原先的洞穴。米納斯及他的大 廳,都彷彿從未存在。但希帕提亞和迪伊想不了這麼多,他們必須趕緊離開這。

下山的一路並不平穩,地面不斷晃動,不時有碎石滾落。黑羽鳥早已四散而去。 眼看快到山腳,兩人長舒一口氣,停下來猛烈地喘著粗氣。 「小心!」迪伊突然大喊,用力推了希帕提亞一把。 他只來得及這麼做,然後碎石雨傾盆而下,將他徹底掩埋,失去意識。

等迪伊再次睜開雙眼,他發覺自己身處一個過分乾淨的房間裡,躺在潔白的被單上,身 上各處都有白布包紮。緩緩轉過頭,一個金色長髮披散的女子站在床邊,背對著他。聽到聲響,她轉過身來, 衝他微微一笑。

「你醒了。謝謝你……不然我不可能安全回來。」 迪伊也回以微笑,坐起身。「那個……卷軸呢?」 希帕提亞把卷軸遞給他。 卷軸上只有一行簡單的文字:

迪伊立刻懂了。
希帕提亞眼中閃過一絲光亮。「數學,真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了。」 「可不是嗎。」迪伊也笑了。他瞥見床頭躺著一支筆,靈光一閃,拿了過來在卷軸背面寫下:

「那是什麼:」希帕提亞好奇地問道。

迪伊把卷軸還給她,臉上是大大的微笑:「禮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