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2020|高中職新詩|佳作

作者 金昆樂

臘月初十六
圓方程式 在天
斜率是零 地平線
是條拋物線 雨雪的軌跡
從遠方驟然墜落 極光揮灑絢爛
雨雪作為向量 垂直地面的目的? 

應是 欲解地平直線與月圓的最短距離 我卻不願解
不敢解 全球各處的人們擁有財產量化為錢的離均差

可笑阿 連現實都不願面對的人類居然稱得上是高等生物?

/

三點十五分
時針分針 夾角
不足留戀 七度半
又那麼冷冽 以溫度來說
寒風襲來枯葉飄 孤寂籠罩夜空
枯葉作為質點 斜向緩降的目的? 打算

算出風投影於柏油路面的正射影 我卻不想算
沒膽算 工業化程度與氣候變遷速率的二維相關係數

可恥阿 犧牲世界利益換取自身發展的強權國家可說進步?

/

一點六一八

幾何代數 交織

七十二度 雙底角

正五邊形裡 對角線相交

螺和花朵也都有 比例趨於完美

兔子作為起點 列遞迴式的目的? 或許

想求費氏數列一般式的各項係數 我卻不去求

不願求 充滿壓力的世界矩陣求值後還有無人的蹤影

可悲阿 負著沉甸甸枷鎖在渾沌世界狼狽苟活怎可能開心?

/

剎那即永恆

駐足良久 思索

不能淚下 雖愴然

取極限到零 時間變化量

只見荒蕪被蹂躪 微分後的晨曦

竟不見人蹤影 時間切片的目的? 為了

證明多少豐功偉業與成就被達成 我卻不願證

無心證 人類只配存在於宇宙方程式中常數項的事實

可恨阿 無可救藥之際只能盼望虛實能再刻劃出理想國度

/

是暮色垂柳的淡然 是風聲水響的頷首

終究 e 的 iπ 次方 還能回到討喜的負一

我吹響鬼魅的號角 孤傲長鳴於蒼穹之下

唯有時間的長軸 能喚回原點最初始的悸動

但是歸零的門票 是否已被撕毀? 

我們又究竟是歐拉 抑或只是公式的等號?

/

臘月初十六

圓方程式 在天

斜率是零 地平線

世界依舊在變…… 

只能坐等荒唐的無序 盡歸於虛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