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到無限大|2020|國中短篇小說|銅獎

作者 謝宛彤

3020 年,一個我們都解不開的時代。 

「說吧,孩子,你未來想做什麼?」白衣中年婦女坐在辦公桌前。她是我的教育員,直到 我的座標核可前都是。我沒抬頭,不說話。 

「你的分數很高,座標應該會在第一象限。但評估團認為你的人際互動仍待加強,其他教 育員也跟我反映你常獨自到原點頂樓,你知道這樣違規嗎?」她看向我「若這次評估團若審 核通過,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晤談。」她抽出一張快被數字填成黑紙的白紙和白板筆,「請伸 出手。」我舉起上面早已爬滿了白板筆痕跡的右手,那筆跡是種會淡掉的刺青。 

她在扭曲的表格上找出一組數字代碼,刺鼻的化學藥劑烙在我蒼白的手臂上。在這個世界, 白板筆跡將成為另一個紋路,不論是生活環境還是工作成就,你的『未來』就會投射在眼前。 

字跡漸漸滲進皮膚,我吭都沒吭一聲。很痛,但我已習慣忍耐。 

突然無限的白光照刺向整間白色辦公室。然後, 死白的牆壁上出現(∞,∞)。 

「孩、孩子……?」她顫抖的聲音迴盪。 

我看著她的眼神從來沒移開過,我在她要放聲尖叫前開了口「別叫。」她就像是接到指令 一樣,眼神迷茫的向後倒去。 

我抽走她手裡的白板筆,繞過她呆滯的視線,在辦公桌後的白板上振筆疾書。一個個方程 式幾乎在短短幾秒內占據所有的空白,墨水滲進白板,一道門突然在我身旁單調的牆壁上出 現。 

我蓋起筆蓋,最後一眼掠過我的教育員。轉身,離開。 

我看到這座創造所有人的建築『原點』的防護罩盡頭。過去十幾年的日子通通在這裡輪迴 般度過。分發到個人的教育員,接受初始化教育,由評估員評分及核可,最後決定該把你歸 類到哪個象限、擁有什麼座標。白色的日子始終很平淡。 

我朝閘門口的警衛打了招呼,「請出示座標代碼。」他冷眼相應。 沒有正式座標我哪都去不了,但我早有準備。拿出筆在手上寫下一串代碼,一個遊學生的 

學生證立刻出現在我的脖子上,一個不需要座標的偽裝。他瞄了眼造假的學生證,點點頭, 原點的防護門開啟。 

外面的世界都是未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我要找到答案。先從教育員口中的『第一象限』開始吧,既然她說那適合我,也許那裡會 有解答。 

踏進了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城市,第一象限的檢查人員並沒為難我這『遊學生』。我被分配到 一個學伴,學伴的出現讓我想起我的教育員,可眼下卻是年齡與我相仿的女孩。 

「你好,我是你的遊學學伴,優妮可。你可以叫我妮可。」身材高佻配上俐落的馬尾,她 的聲音出奇平靜。 

校方安排我跟學生一起上課,晚上才是我真正自由的時候。 

夜,我拒絕妮可的邀約,獨自走在第一象限的街上。身旁街道出乎意料的乾淨,偶爾三五 行人擦身而過,現代時尚的穿著,整齊的步伐,小聲不干擾別人的交談。一切都是井然有序 的存在。 

看來在城市穿梭是無望了,我將方向指向圖書館。 

在書架森林中遊走,原點的藏書量相較也略遜一籌。我像是一隻飢餓的狼,悄聲無息的尋 找獵物。誘人的祕密搔著我的直覺,我靠近了。 

這時,妮可突然從一排書架中竄出「你在找什麼?」 

我不能告訴她真正的目的「這裡有關於代碼起源的書嗎?」我決定裝出一副對代碼學很感 興趣的樣子。 

她停頓「你要找的是禁書。」她聲音疑惑「你想……」突然一道光閃過她的瞳孔,她打了 個哆嗦,改口道「我帶你去。」那沒有起伏的聲音。我只是皺眉,跟在她身後。 

原點禁止任何不同的思想出現,所有代碼都應該安份守己的存在。也因此我也毫不猶豫的 搬了一疊文獻離開,我知道的太少了。不解的是她做這些事的眼中,單調。 

我喜歡這裡的井井有條,課程內容對我來說輕而易舉,同學的對話也都非常符合應有的水 準。但這跟原點有什麼不一樣? 

太平靜了。 

我決定再出發,從單人旅程變成雙人同行。我將文獻放進背包,我還需要它們一段時間。 妮可恢復原狀,對於我要繼續遊學也沒有疑心「你想去哪?」 

「第二象限。」 

有了妮可陪伴,我不得不說,挺不錯的。 

第二象限是個純樸的小鎮,總算有點生機了。我參訪的學校班上學習狀況有好有壞,我甚 至覺得自在。與我共學的朋友都非常熱情,他們聽我在第一象限看到的時尚與現代,眼裡無 不閃著無比羨慕及讚嘆。也許吧,但我始終沒有說出第一象限給我的冰冷感。 

我挑燈細讀那些所謂的禁書。破爛的羊皮封面,書頁還有汙點及破損。內容大多陳述象限 創造的現有理解,佐以神話傳說。盤古創造四象限那套我當然不信,是一個叫『無窮之心』 的空間吸引了我。 

『無窮之心即立方創造,無界萬物,源乃無盡之途。』 

當我期待的翻開下一頁,迎接我的卻是封底:最後一頁被撕走了。 只剩兩個小字寫著『零到……』看來是來不及寫完的筆跡。 

這時我忽覺手臂內側一陣刺麻,一個淡藍色紋路從眾多白板筆跡中浮現出來。 

∞ 

我仔細的舉起手臂端詳,這個符號也曾出現在我跟教育員最後一次晤談。我趕緊翻開羊皮 書,那符號似乎閃了一下。但仍毫無線索。 

我失望的倒回床上。一夜已過,晨曦將我包圍。 我休息片刻,思緒也有了方向。我需要幫助。 妮可十分健談,但口風也很緊。就像預設好的一樣,她完美無缺。 她關心我的學校生活,偶爾也願意談她的工作──僅限如何幫助學生獲得最大效益。代碼 

學除外。 我問她代碼學的意義。「那是我存在的價值」她說。我不懂,但她不肯多說。 

「3572020?教育員?」評估員的聲音疑惑「是的,他的教育員被發現暈倒在辦公室裡。」 發現的人說「而且她好像想說些什麼。」 

時間寶貴,我們再次啟程。妮可熟悉每個象限,她對我的目的地感到不解。「第三象限?為 什麼要去那種地方?」 

我聳肩,她也表示沒意見。 

第三象限跟前兩象限天差地遠,這裡就像貧民窟一樣,人煙稀少,瘦弱的遊民隨處可見。 更別提全市所謂最好的學校,全校二十幾個師生竟共同睡一個大通鋪。雖然如此,我還是獲 得了一間小房間,讓我能專心研究代碼學。 

「發生了什麼事?」評估員對坐在他面前的教育員探問。 

那幽幽的人影終於開了口「他離開……代碼……」破碎的句子在教育員的嘴邊徘徊,眼神 依舊茫然。 

無窮之心讓我心煩,因為我合理懷疑那是指我的出發點。 

「抱歉,誰離開?」 

「母核代碼 3572020……原點……」她努力擠出單字。 「不可能。他要怎麼離開『原點』?沒有核可的座標,他無法穿越原點的防護罩。」 

 我翻來覆去睡不著,零與什麼?

膠著的氣氛延續了一個聯立方程式之久,評估員們坐在長桌的兩側「我從來沒看過這樣的 狀況。」一個教育員開口「3572020 的顯示值正常,成績也在第一象限的標準之上。」聲音 篤定的單調。 

「他會去哪裡?」一個評估員說「我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原點一切機能都必須照常,消息不能傳開。」 「他必須回來。」所有人一致同意。通緝確認鍵照亮了所有評估員,送出。 目標非常清楚:他。 

我被市區的廣播聲吵醒,但內容讓我沒了睡意。 

「全體市民注意,本院進入戒備狀態,編號 3572020 列入通緝名單。重複,3572020 列入 通緝──」 

這是原點的通緝令,我的照片被投影在象限的各個角落。我不禁失笑,現在發現未免也太 晚了。 

「該下指令給她嗎?」評估員問。白板上畫成四大格,第三格亮著兩個小綠點「不,她知 道該怎麼做。」 

敲門聲暴力響起,不等我回應門就被踹倒,一群流氓擋在門口「喂!遊學生。這是你吧?」 其中一個大個子大聲問。我將羊皮書收進包包,是該離開了。 

那群混混不以為然的大笑「你很值錢呢。」摩拳擦掌的步步逼近。我保持冷靜思考脫身辦 法,若我獨自離開,那麼妮可呢? 

我翻身從後窗逃出去「妮可!」我朝四周大叫,她應該不會在太遠處。眼看流氓就要追上, 我不禁緊張得又吼了幾遍。 

一個身影從圍觀的遊民中竄出,擋在我面前「休想動他!」妮可低喝,棕色馬尾順著她的 視線擺向周遭那些不懷好意的眼神,我鬆了口氣。 

「憑妳這小妞?」流氓們第一聲笑還未出,只見妮可腿一蹬,一道影子在空中飛舞,唰─ ─,她輕巧落地,身後已無聲音。我正想開口,此時妮可幽幽抬起頭,眼神,單調。 

我一震。她灰暗的眼睛眨也不眨。我不禁倒退了幾步「妮可?」她沒有答話。 我正覺不對勁,想轉身離開,但已經遲了。 

「妳做得很好。」白衣人說「接下來交給我們了。」那人沒有說話,棕色馬尾不動。 「逮捕代碼 3572020,全體人員待命,重複──」 

自從我在這白色空蕩的房間醒來後,那評估員跟保全就在那了。儘管隔著強化玻璃,我仍 能看到他們的懼色。「配合指示,我們會確保你的安全。」評估員說。 

我冷笑,說服對我沒用。「妮可在哪?」 「她很安全。」他冷冷的說。 

我一愣,咬牙,妮可果然在原點。我認出保全手上的武器『AK25 根號生化槍』。聽說只要 被根號擊中,就會失去一半的自己,不再完整。要不是它現在指著我,我還挺喜歡的呢。 

「你是什麼?」評估員尖聲問道。
我笑了,自始自終都是這個問題。 一張照片貼上玻璃「我們在你的包包找到第一象限學院圖書館的文獻,你要做什麼?」 「打發時間。」
「你寫下『零到無限大』那是什麼?」
「筆記。」
他看了看資料,白板筆飛舞「待會請配合研究人員的指示。」 「放了她。」我偏頭「我要離開了。」 「不,你不能。」他的不屑自臉上一掃而空「玻璃和牆壁都由強化塑料打造,你走不了的。」 

他雖這麼說,嘴卻不住顫抖。 我靠近玻璃「不准動。」保全低喝。我沒停下,手臂內側的符號一閃。我將掌心向玻璃, 

玻璃的代碼立刻浮現。不愧是強化塑料,我花了點時間才解開方程式的結構。玻璃應聲消失。 警鈴大作,我在長廊狂奔。 

「目標往核心移動!全體人員待命!」廣播響起。 

長廊盡頭的閘門打開,眼前是無盡的黑暗。深吸一口氣,走吧。 

這裡大概是原點唯一不是白色的房間了,我像是踏入宇宙,不見底似的延伸。身旁飄浮著 一塊塊菱形立方體水晶,規律的網狀排列。 

走向其一,紫藍色的光芒照亮我的臉。上頭透著一排數字,是座標。 我接連看了幾個水晶,上面都有不同的座標。這是……? 

我懂了。 

這裡就是『無窮之心』,而水晶上的座標就代表每個人。 當然沒有我,以後也不會,因為我不屬於這裡。 我看到一塊最大的水晶,座標(0,0),原點。 我接近,手臂的符號竟也綻出藍光。同樣的符號在我身旁越來越多。當藍色符號快要塞滿的瞬間,耀眼的藍光以 的方式掃蕩。無窮之心的宇宙空間和座標水晶化為千萬個光點 般消失。我竟身在原點的頂樓,最靠近防護罩之處。 

碰一聲,一顆子彈劃過耳邊。一群白衣人拿著武器衝了上來「不准動!確認目標 3572020!」 他們狂亂的腳步和裝備敲擊的聲音在我身後圍成一圈。 

子彈毫不留情的免費贈送,我翻身一蹬。我不樂見傷亡,但也不想倒下。 

一發子彈削過我左臉的髮絲,我忽覺有些不穩,原以為是糟糕的作息帶來的暈眩,沒想到 我的腳竟然開始騰空。 

 白衣人們先是瞠目結舌,才有人瘋狂大叫「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妮可坐在會議室與其他評估員相對。她陳述這些日子他的所作所為,她流利答覆評估員提 出的每個問題,一身白衣和棕色馬尾。 

評估員議論紛紛「Unicode,身為數科領域的業界標準,本院對妳精簡整理文字系統及編碼 十分滿意,也相信妳的回報資訊,但我們需要更具體的影像。」 

妮可不發一語輕觸太陽穴的開啟鍵,一個小 USB 孔冒出。接上電腦傳輸線,一雙棕眼不自 然的閃著藍光「訊息傳送已達 80%」 

嗶的一聲,一段影片倏地在螢幕上播放。評估員們時而皺眉時而交談,她只是看著。 影片結束,畫面停留在他開懷大笑的臉龐,跟被襲擊後昏倒的瞬間。 

我分心了。心頭閃過妮可捍衛在我面前的身影,如今我是孤軍奮戰。 

會議室突然傳進「請求支援!請求支援!」的嘶吼,她眼也不眨的衝向頂樓。 

我越飄越高,白衣人又開始對我掃射。一個白影從人群中閃出。是妮可! 

子彈停了「妮可!」我又驚又喜的叫了一聲。該死,我仍不停的上升。她跑向我,我努力 的想重回地面,想問她的狀況,想問她…… 

碰! 

槍響擊碎了空氣,妮可手裡握著那把我一直很想要的槍。 我低頭,胸口一陣涼意。 

「我是 Unicode。編號 X+39FF」 

我的視線隨著淚水打轉開始模糊,我累了。 我以為即將墜落,但卻越升越高。低頭一看,胸口竟又有力的跳動著。 

我筆直朝原點的防護罩飛去。千萬光點覆上防護壁,防護罩頓時消失。 光點圍繞,上升,再上升…… 

破爛的羊皮書輕啟,最終頁出現,墨水無聲的寫著。 

「零到無限大:
原點 0 是數線的起源,延伸的盡頭是無限。 一道光創造 Z 軸,三度空間。 若從無限中移走或添加一部分,剩下的還是無限。」 

*** 

「可以請您再說一次卦限的故事嗎?」男孩偏頭看向他的教育員。白衣中年婦女教育員一 笑「世界原本只有四象限,是那奇特的少年創造了三度空間。你們現在才有八個卦限這麼多 元的選擇。」她說。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您認識他?」

「他曾是我很頭痛的個案。」她笑了「來談談你吧,你的成績不錯,應該能分到好一點的 卦限。若評估團審核通過,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晤談。」教育員拿起白板筆畫過少年的手, 暖色調的影像投影出來。第五卦限(V)(+3,+5,-7),若評估順利,這將是少年的座標。 

「喜歡嗎?」教育員說。 他笑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